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2021-02-17 08:27:18五藤高庆
剧本三:苍狼的末裔

玛克尼斯六世:这位是挪威斯韦雷王朝的第六代国王,绰号改法者(the Lawmender)的马格努斯六世·哈康森(Magnus VI,古诺斯语:Magnús Hákonarson,挪威语:Magnus Håkonsson)。不过成4里面对他的描述是完全错误的,因为这个改法者不是个恶谥,而是个美称。因为他结束了挪威历史上诸法乱用,法统混沌的局面。成功创设了至今仍有影响的挪威统一法律体系。所以这个绰号叫做“定法者”更准确。但后世的史学者在提到他的时候,基本都用这个绰号来称呼他。因为他是第一个为挪威君主冠以序数称号的国王。自他之后挪威国王方称X世王。但是他将自己称为“马格努斯四世”,但在挪威君主世系中他应该是六世王,所以为避免混乱,史学者依然沿用了旧有的绰号称呼来指代他。

哈康四世的次子,生于1238年,因长兄早逝,所以在1257年被其父哈康四世封为副王,参知政事,父死后登基。因为哈康四世是死于外征的,所以虽然马格努斯有名分,也有其父的威望背书,但是他的登基过程虽然顺利,依然整出来不小的乱子。百年内战的惨痛教训,父辈的嘱托和继位时的混乱情况,共同促成了马格努斯六世致力改革的源动力。这位挪威的名王行事作风非常像雍正皇帝,是那种能以身作则,不畏非议,敢于直面挑战恶俗败法的改革家。他决心完成历代挪威王室的心愿——改变以臭名昭彰的继承法为代表的挪威的混乱习俗和法律,从此使继承权争议和复仇思想这两个导致挪威打了一百余年内战的头号原因彻底终结。首先,他最终定本了其父遗留下来的《王之明镜》(哈康大帝时期虽然已经发布此书,并未完成这部民法通论),为挪威人民能接受一部国家颁布的通行全国的法典打下了基础。随后他制定并颁布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马格努斯地方法典》(Magnus Lagabötes landslov)和《马格努斯市政法典》(Magnus Lagabøtes bylov)。这是挪威国家第一套全国性的法典。它们的颁行,取代了挪威各地方,包括法罗群岛和设得兰群岛这种海外岛屿的地方法(仅在冰岛略作修改)。其中《地方法典》是国家的组织法。该法典有四部分,每个部分指定一个地方法院。全挪威按照地区划分,东西南北一共有四大法院。挪威传统上各省处理法律事务时要开司法大会,这种大会统称为lagting。之前每个省都有自己的lagting。马格努斯法典规定各省大会都要归并到四大院里。而民事案件除了四大院可以接案判案外,其他任何人的判决都是无效的。而《城市法典》则规定了城市事务中那些是归属于民法管辖范围,法院有接案义务的。从伤人杀人等恶性案件,到商人行会利权的赋予,都被这部法典纳为民事案件。以这两部法典为基础,整个挪威国家初步实现了法律统一,举国通用一典。举国一典在现代国家是常识,但是在当时却是破天荒。事实上,挪威是当时欧洲第三个率先颁布全国性法典的国家(另外两个是卡斯蒂利亚和西西里岛),在法制史上意义重大。在制定法典的过程中,马格努斯重申了其父设立的概念,规定只有犯罪者本人才为罪行负责,并正式将血亲复仇,世代复仇和罪及他人的做法定为应予以惩办的非法行为。彻底消灭了形成挪威内战的一大重要因素。而且挪威原来诸省的司法会议临时性很强,马格努斯法典除了规定把四个省的大会升级为四大院(西院Gulating/北院Eidsivating/南院Borgarting/东院Frostating),其他的都归并到四大院,还规定从此挪威这四大院是常设的。一年四季只要案子报上来,法院就得处理。挪威国家自此只要管好四个院就可以保障法律的实施,实现了国家法律事务的组织化,这就大大加强了王权。然后马格努斯开始拿继承法开刀。马格努斯六世跟他父亲一样,也是一位勤奋好学,很有文采的君主。他首先进行礼制改革。引入欧洲的宫廷文化,用欧洲的爵位制代替挪威传统的酋长头人制。他将旧的北欧头衔如“地头” (lendmann)及 “头人”(skutilsvein)全部废除,改为“男爵”和“骑士”。然后再自下而上,设立公侯伯子男等爵位。1240年,他宣布封其长子埃里克为副王,次子哈康为公爵。并规定继承顺序为国王-副王-公爵。从此挪威王位继承人明确化。国王生前可以通过封爵就来明确继承者。这就杜绝了王位争夺战的再次发生。自他以后,挪威王室传承做到了有法可依,百年内战的隐患被彻底根除。

马格努斯的法治改革,增强了挪威中央政府的权力。法典将大量事务纳入民法范畴,让挪威传统的神裁法不再是法律事务的主流,所以他大大得罪了以教廷为代表的许多利益集团。由于教廷不能再依赖搞神裁法牟利,导致挪威大主教对马格努斯六世的改革大加抵制,试图保持教会对王国的控制力。由于当时教会的史学家是欧洲史学界的一大重镇,所以教会系的文痞们摇动笔杆,对马格努斯六世大加诋毁。因此马格努斯六世在当时的名声确实是不怎么样。但马格努斯六世是一位严于律己的王者,即便是诋毁他的教会文痞,也找不到他私德上的岔子,只能泛泛的拿“上帝权威”大帽子来压人。因此马格努斯六世对于教会的坚决反制。挪威大主教也只能拿他在外交上的问题来说事情。作为一位内政型的统治者,马格努斯六世一生的主要精力基本都用于内政方面。在他的治世时期,外交是附属于内政的,外交的作用主要是为了保障内政改革不受外国的干扰。所以他在对外政策上持保守态度,为了保障和平,对于争论是很愿意退一步的。他先是放弃与和苏格兰抢夺赫布里底群岛和马恩岛,苏格兰则承认挪威统治设得兰群岛和奥克尼群岛等岛屿,并给了他一笔钱。他与英王亨利三世签订温彻斯特条约,建立友好往来。与瑞典国王瓦尔德玛·比耶松亦保持良好关系, 1260年与瑞典首次划定边界。1275年瓦尔德玛被弟弟罢免,逃往挪威,马格努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召集强悍的挪威舰队,用武力威胁瑞典新国王,但对方根本不屈服,马格努斯见状只好撤兵。他在外交上主要跟挪威的宿敌丹麦对着干。挪威百年内战期间,丹麦是挪威流亡者的反扑大本营,加上商贸纠纷,丹挪关系一度很糟糕。哈康四世统治晚期,双方已大体和解,并敲定马格努斯娶丹麦国王埃里克四世的女儿英格堡(约1258年)。没想到两年后埃里克四世被弟弟杀害并篡位,哈康四世火速调集军队赶往丹麦,把英格堡安全带回挪威。此后几十年,马格努斯与妻子为了丹麦国王继承权,一直间歇性与丹麦发生冲突。但是马格努斯努力控制冲突规模,没有搞成大战。马格努斯在外交事务上的退缩和虎头蛇尾,有了让人非议的借口。所以马格努斯既没有被反对者搞定,也没有搞定反对者。最后挪威王廷和教廷签订条约,王廷确认了教士的某些特权,如主教选举的自由和教会在司法事务的较大独立性。但教会也放弃了“挪威王国是天主教会最终权威下之封地”的古老主张。同意民法事务是归为世俗权威管辖的。马格努斯六世时期,延续了父亲的文教政策,他让以冰岛人斯图拉·索达松为代表的一批作者撰写了他父亲和他的萨迦。《马格努斯六世萨迦》是中世纪挪威国王的最后一本萨迦(只遗存一小部分),史料价值非常高。1280年,这位挪威版本的雍正帝病逝于卑尔根。

马格努斯六世治世时被文痞造谣谗害,口碑很差。所以成4认为他“恶名昭彰”。但是挪威的历史和人民最终还是给了他公正的评价。在他之前,挪威老百姓普遍不信法律,挪威的法典可以当做笑话集,可以当做故事会,就是不能被当做严肃的法律。在他之后,遵纪守法的观念被普遍接受,逐步深入人心。导致挪威百年内战的因素,基本上在他手上全部被解决。所以挪威人认为他是一位优秀的,以法律而不是以剑来统治的君主。尽管他放弃群岛主张,不跟外国积极对抗,还最终屈服于教会的要求,导致日后挪威接受了外国君主统治。但严格意义上来说,在他的治世时期,时代对他的要求他基本都做到了。后面挪威国家的问题,很多都是老革命碰上新问题。所以挪威人民还是认可了这位“朕就是这样的汉子”的君王。把他列为挪威诸名王之一。

厄利克三世:(Eric II):挪威斯韦雷王朝第七代国王埃里克·马格努松 (古诺斯语:Eiríkr Magnússon,挪威语:Eirik Magnusson)。他跟他父亲一样,也是自认为是埃里克三世的,但其实在挪威君主世系里他是二世。

马格努斯六世与丹麦公主英格堡的长子。5岁被立为王储。不过他这个长子之位不是先天的,而是因为当时医疗条件太差,其兄均幼年夭折,他是能顺利活下来变成长子的。所以他继承挪威王位时只有12岁。年幼的他迅速导致挪威王权旁落,实际权力都掌握在由他母亲英格堡与大贵族权臣构成的皇家委员会手里。这导致被马格努斯六世压制的权臣开始反攻倒算。1273年他母亲把他弟弟哈康封为“挪威公爵”,并在1280年将东挪威的大片地区和西南部的斯塔万格改为挪威公爵领。部分恢复了古老的挪威双王制,但是明确挪威公爵是从属于埃里克二世的。国王的起居地定为挪威西部卑尔根,而公爵起居地则定为奥斯陆。这是奥斯陆作为挪威国家的重要城市,进而成为现代挪威首都的开始。但是这种安排损害了挪威的王权,在日后为挪威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消极影响。埃里克二世成年后对于这个安排很不满意,但是作为一个长于妇人之手的国王,他不像他父亲那样管事很早,登基时已经老于政务。所以他对于政事很不熟悉,因此不能摆脱权臣。为了夺权,他就想在其父亲没成绩的方面做点文章出来,好摆脱其父的阴影,树立自己的权威,因此他继位后对于外交事务很热衷。1281年,埃里克二世迎娶苏格兰国王亚历山大三世的女儿玛格丽特,挪威与苏格兰实现和解。两年后生下小玛格丽特公主。这位小公主于1286年继承苏格兰王位,但死于1290年,她的去世是苏格兰独立战争的导火索,威廉-华莱士是因此与英王爱德华相恨相杀。埃里克曾短暂声称苏格兰王位是女儿的遗产,但是无果。1293年,他又娶苏格兰新国王罗伯特一世的姐姐伊莎贝尔·布鲁斯。伊莎贝尔没有儿子,女儿英格博格活到成年,并嫁给瑞典国王马格努斯·拉杜洛斯的第三子。见这个方面没拿到好处,于是埃里克二世再次拿起了传统上的丹挪仇恨。虽然马格努斯六世时期丹挪基本实现了关系正常化,但是丹挪之间依然相互防备,特别是因为波罗的海商贸圈上两家争竞,导致两家虽然依然交往,但敌意很浓,私下里冲突不断。埃里克二世时期两家的敌意大为升高。特别是埃里克凭借自己的老娘身份,提出自己也有丹麦王位的继承权,或至少可以从丹麦弄点地盘来。丹麦国王埃里克六世当然不干。而且埃里克六世的老爹埃里克五世是被人刺死的,死状极惨(被刺客捅了58刀)。埃里克六世发誓报复,登基后悬红缉拿。其中刺客的一些金主跑到了挪威求庇护,他们愿意向埃里克二世献土,认他为君。这就给了挪威南侵的借口。而丹麦一听弑君者居然跑去挪威献土,立时就撕破脸开打。这就是著名的丹挪反贼战争(War of the Outlaws,挪威语:De fredløses krig))。此时丹麦南有梅克伦堡系德意志诸侯的威胁,北有挪威军入侵,东面跟瑞典刚开片完,和平没多久,基本上是双线作战。因此开打后不久就转入劣势,只能依赖本土的游击战来打击挪威军。挪威军也不愿意深入丹麦大打出手,只是满足于夺取那些反叛贵族献土即可。1295年,丹挪两家达成和约,被群殴的丹麦被迫承认北哈兰地区是挪威的封臣。埃里克二世得胜还朝,声威大振。但4年后埃里克二世逝世,死后无子,传位给自己的弟弟哈康继承。

埃里克二世的治世大概从1289年开始,一共持续了10年左右。这个时期的挪威是一个老问题已解决,但新问题开始冒出来的时期。挪威国家在这个时期基本已经走出昔日引发百年内战的威胁,变为一个传统意义上欧洲式的王廷。但是传统欧洲王廷的问题,比如王族内的继承权问题,国家分封制的问题,在这个时期都开始冒头。以前的挪威性滥,结果困于孩子太多。现在的挪威性严,结果又困于没娃继承。而挪威传统的政教二权相争的问题,既没有解决,也没有缓和。埃里克二世凭借战功,对于教会态度很恶劣,甚至得了一个“神甫之敌”(Priest Hater)的名声。政教相争在这个时期的发酵,将很快在日后极大的困扰挪威国家。可以这样说,埃里克二世的父祖是堪称康熙、雍正一样的大帝,但埃里克二世却没有成为乾隆。他成功获得了外战的胜利并依靠它维持住了自己的威望。但是他没有利用自己的威望及时应对历史的挑战。在政治建设上他实在乏善可陈。所以史学者现在多认为他是一个弱势的,没有主见的国王。他的治世标志着挪威走上下坡路。挪威的黄金年代也开始宣告落幕。

赫肯五世:(Haakon V):挪威斯韦雷王朝第八代国王哈康五世(古诺斯语:Hákon Magnússon,挪威语:Håkon Magnusson)

斯韦雷王朝的庸主,挪威黄金时代的最后一位国王。他是马格努斯六世与丹麦公主英格堡的最小儿子,埃里克二世之弟。本是挪威公爵,其兄薨逝后无后代,传位给他。哈康五世登基后,接过了埃里克二世留下的担子。继续和挪威的权臣们斗争。他决定削弱高级贵族和教士在兄长埃里克统治时期增大的权力,1308年他废除男爵爵位,还从王室议会中清除贵族分子,并重新取得任命教士的权力。但是他长期经营挪威东部,所以他很难限制挪威西部的传统的权臣门阀们。而且他的对外政策不太成功,导致外部势力开始和挪威本土的权臣们勾结起来反对他。哈康五世继续实行他兄长的政策,他给予汉萨同盟商人优惠待遇,结果引起英国商人的嫉恨。英商怂恿英国反制他的贸易政策,他就支持苏格兰进行反英统治的斗争。同时他继续对外扩张,夺取商贸利益。除了继承其兄的反丹麦政策之外,他为争夺商贸利益,还把和瑞典的关系给搞砸了。结果搞成英国丹麦瑞典在三条战线上同时反挪威。挪威的权臣们马上借助外国金元,跟他对着干。他失败数次后一跺脚,做出来一个重大的决定——改立国都。自1299年登位后,他通过经常不去,蜗居在家的方法,逐渐把挪威国家首都从传统的卑尔根变为自己的老巢奥斯陆。这是奥斯陆作为挪威国家首都的开始。应该说哈康五世的做法,结合他自己的目标来看,算中规中矩,欧洲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先例。但是在封建制时期的欧洲,改立国都虽然能避开传统的贵族势力掣肘,但这等于同时重启了国家。当时这种改立国都的做法,没有一个不是造成诸侯林立,甚至闹成出来反贼自立改元的。所以哈康五世这么做等于是宣布他祖辈四代人的努力要归零,要推到重来了。这极大的削弱了挪威国家的力量。而且他是以公爵地换位为王地,变相等于把挪威的等级拉低了,挪威的王权受到很大损害。这为挪威在接下来丧失独立,加入丹麦主导的卡尔马同盟奠定了基础。最后哈康五世和丹麦签订了和平条约,平息了丹挪斗争。同时他让女儿英格堡(Ingeborg)和女婿瑞典国王马格努斯四世(Magnus VII Eriksson)结婚,平息了挪瑞斗争。1319年,哈康五世薨,他没有儿子,所以在死前修改了挪威的继承法,将挪威王位让给了自己的3岁的外孙,日后的瑞典国王马格努斯七世(Magnus IV of Sweden)。

哈康五世的治世是一个兜兜转转瞎折腾的过程,他的政策很多虎头蛇尾,往往是搞了许多年然后又回到起点。可这时候困扰挪威国家的新问题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地步。在所有困扰欧洲王廷的问题中,肏不出儿子导致继承权转移的问题成为第一个爆发点,在他死后爆发了出来。结果导致挪威国家丧失独立性,之后并入了卡尔马同盟。挪威的黄金年代也就此落幕,直到新挪威王国的诞生方才再兴。所以挪威历史上对于哈康五世的治世评价实在不高,唯有他对于文教上的贡献尚可一观。哈康五世是一位狂热的艺术爱好者,对于艺术创作敢烧钱支持。所以在他秉政时期,挪威的艺术有着很大发展。特别是造像和雕刻艺术,有一个大跃进的时期。这让哈康五世之后的挪威国王,大多都有自己的造像。而且这些造像制法精湛,人物描绘准确,历史价值很高。这位热爱艺术的国王也把自己的品味放到了奥斯陆的城建上,使得奥斯陆的城建艺术大有进步,在日后反压卑尔根一头,成为挪威对外的窗口。哈康五世葬于奥斯陆的圣玛丽教堂(Mariakirken),其后在教堂遗址挖掘中被发现,改葬于阿克斯胡斯城堡的皇家陵墓。

帖:4590881 复 459087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