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848 🌺1560 🌵12 新:💬11 🌺3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没有必要去恨这个世界

没有必要去恨这个世界

我女儿受伤在家休养,所以我找她聊了聊,前后一共超过6小时,在微信上。

先是上课,上数学课,上三角函数中的诱导公式,我知道她没有学会,之前就想给她补,今天才找到机会。

为什么要补这个课呢?因为诱导公式好比人家做好的饭,背下来就相当于吃现成的饭,而自己是不会做饭的。将来有一天,人家不给你做了,你怎么办?这是其一。其二,背熟诱导公式是很困难的,因为公式太多,太相似,很容易背混。因而自己做题的时候也不会有信心,会反复检查,浪费许多时间。所以一定要学会自己做饭。

现在是自吹时间:我在外面,我一边干活一边给她上课。

具体怎么上呢?我说,她动手,我提问,她回答。

我先让她画出正弦函数图形,问她该图形有什么特征,并提示,一共有三个特征。

她:一、是奇函数,二、是轴对称图形,三、周期函数。

大家看,她的答案很搞笑,对不对?我问的是“形”,她所答的,有的是形,有的是数。

于是我就给她指出来:奇函数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正弦函数的图形是点对称图形,并且,对称点不止一个,除了原点之外,还有无穷个,间隔为π。

我又问她:点对称图形,有什么特征?

她:将图形围绕对称点旋转180度,就会跟旋转之前一样。

我:完全正确。那么,可不可以用“数”来描述点对称图形呢?

她: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你刚刚描述点对称图形的特征,是用“形”,现在我要你用“公式”来描述,也就是描述出相应的数量关系,你会吗?

她:我不会。

我:点A1和点A2关于点P对称,点A1的坐标是(x1,y1),点A2的坐标是(x2,y2),点P的坐标是(Xp,Yp),这三组数有什么关系?

答:正好相反。

她指的是奇函数,f(x)=-f(-x)

我:对称点不在原点上,而是在另一个位置,也正好相反吗?

答:是……不是。

我:那是不是说奇函数是特殊情况?我现在问的是一般情况。

答:不知道。

我:那我下面说的 话,你就给背下来。(x1+x2)/2=Xp,(y1+y2)/2=Yp,意思就是说点P是A1A2线段上的中点。现在,你以(π,0)为对称点,推出一个公式,类似诱导公式。要完成这个任务需要两个知识,一个就是刚刚说的点对称,另一个是函数,一共列出两组关系式来。所以有

(x1+x2)/2=π

(y1+y2)/2=0

sin(x1)=y1

sin(x2)=y2

我继续说,她继续写:通过移项、合并,得到了一个公式,sin(x1)=-sin(2π-x1)。将x1替换成α,就得到了sinα=-sin(2π-α),是不是跟诱导公式长得一样?

我:我刚刚说怎么移项,怎么合并,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她:不知道。

我:你没发现,我这么做了之后,之前是四个公式,现在变成一个公式了么?我将它们“打包”了,所有的诱导公式都是这么来的。那你知道我在移项、合并的过程中,是依据什么作为指南的吗?

她:不知道。

我:四个公式变成一个公式,一定需要“消元”,原本有x1、x2、y1、y2,现在只剩一个x1了,所以x2、y1、y2都要直接或间接的用x1来表达,比如x2=2π-x1。现在你分别以(0,0)和(-π,0)为对称点,推公式。

现在是自黑时间:在她一通写的过程中,我在找厕所,我想拉粑粑。

最后,加上之前那一个,她一共推出了三个诱导公式

sin(α)=-sin(-α)

sin(α)=-sin(2π-α)

sin(α)=-sin(-2π-α)

我:这三个公式里面藏了一个玄机,你能不能看出来?

她:看不出来。

我估计她看不出来,她不明白,周期性用“数”是怎么表达的。所以我没有让她使劲琢磨,而是继续:现在来对称轴。

在预料之中,对称轴这一块,她又弄错了,她不知道x=p这种表达。接下来,用她的话来说,“受尽了折磨”之后,推出了一个因对称轴而来的诱导公式:

sin(α)=sin(π-α)

我:sin(π+α)等于多少?

她:让我想想,以前背过。

我:猪。刚刚推出来的,还是热的,sin(α)=sin(π-α),sin(π+α)就不会了?π+α=π-(-α)。

有了这个提示,她“会”了:sin(π+α)=sin[π-(-α)]=sin(-α)=-sin(α)

“我终于幸福的笑了”……

最后是总结:

1.数形结合是学好数学的基石,光知道形不行,光知道数也不行,知道形和数还是不行,必须要学会将数与形结合起来;

2.背下别人推好的结果,等同于坐着吃别人做好的饭,这是自取灭亡。

以上,一共花了多长时间呢?近3个小时。其中有一段时间是我在骂人,她不想干,想逃跑,让我骂得狗血淋头。所以我们都有点累,我打算休息,我让她吃饭先,吃完休息。就在这时,她给我说了一句话,引出了接下来3个小时的“课”。

她:刚刚你在给我上课的时候,狗躲起来了,课一结束,它就出来了。

我:知道为什么如今的你举步维艰吗?就是因为你不懂事,不懂人。你对你老子说这个话,你老子是不会有想法的,但是换成你的老师,他们就会有想法,因为他们认为你是在叫苦叫累,而他们自认为该叫苦叫累的是他们,所以,你得罪了他们。

她:啊,怎么还有这样的?

我:你是怎么想的,跟人家是怎么解读的,是两码事。你的老师,多数是这样的人:我没有违法,我没有犯罪,我没有到处拉粑粑,所以你们统统都欠我的。

我闺女听完更加震惊了,过了一会她又表示,确确实实,类似的表达她听到过很多。

我:正因为很多人都是这么算账的,所以你刚刚的话就得罪了他们。要么,他们当场发作,要么,哪天逮着一个机会跟你秋后算账。

她:表示怎么可以这样!

我:你以为你跟他们的区别很大吗?他们是,我不违法我不犯罪我不到处大小便,所以其它人都欠我的;你是,我不违法我不犯罪我不到处大小便,我是个好人。你们的区别,只在于一个“欠我的”,另一个是“我挺好”。你知道为什么你老子我,经常对你说“如果你不是我女儿,我才不会教你”吗?

她:不就是字面的意思吗?

我:我要表达的是“我是一个胜骄败馁的人”,但因为是你,我能克服一些,换成别人,我就克服不了了。教你确实不容易,我时常想打退堂鼓。如果把我换成是你老师,还是上3小时课,我敢说,白上,不会有任何收获。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师、生各自都在反复纠结要不要上这个课。3小时,全耗在这了。主要是谁纠结呢?很显然,是你的老师。为什么呢?你没有变,只是把我替换成了你的老师。所以你现在知道,为什么你的老师会认为你欠他的了吗?他们自认为,自己不是那种最敷衍的老师,自己是跟胜骄败馁做过斗争的,所以你欠他的,你必须要感恩。你的老师多数确实是做过斗争的,但是他们干的事却非常害人呐。他只给你讲结果,不教你过程。并且还愚弄你们。怎么愚弄呢?先让你背,背了之后拿简单的测试题给你们做,并得出结论:“不背的,不听我的话的,你看,多少多少分,听我的话的,下力气背的,至少80。”过了一段时间,你的老师拿来比较有难度的题,你们统统都不会做,老师就开始骂人了:一群废柴!当然,有的老师是完全不懂,他是机械模仿来的。所以,非蠢即坏。这就好比机械模仿是最初级的学习方法,用机械模仿只能学会一些很简单的事,稍复杂,就必须要用更高级的学习方法。死背结果这个法子用来应对一些简单的题目很是“高效”,可一旦换成了复杂的题目,不是低效,而是无效。人生也一样,人一开始面对的都是相对简单的任务,越往后,难度越高。所以,我们必须要学会做饭,而不能只学会吃饭。做饭肯定要比吃饭难学,也难教。你的多数老师,都是骄娇二气比较重的人,所以,他们是教不了怎么做饭的,他就让你吃饭。他们最蠢最坏的地方在于他们会判你们死刑:“我太有经验了,一看就知道你是什么料。你是什么料?你是个狗屁,你什么也学不会。”所以呢?所以,他们确实是跟骄、娇二气做过一定的斗争,但最终结果是搞破坏,在大搞特搞,一辈子都在搞破坏。为什么他们认为“我没有到处拉粑粑,就算我对你好了,你是欠了我的”呢?就是这个道理,他们是破坏者。

我:你爷爷在我7、8岁的时候就宣布了我的“死刑”。但我不恨他,我也不恨这个世界,这是你的知道。可是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她:我恨。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不恨,我想过,百思不得其解。

我:我曾经恨过,后来发现很愚蠢。第一、社会中很多破坏者,这是一种客观存在,我从来就没有听过有什么办法能彻底消灭这些破坏者,所以我就当成了夏天一定会热,冬天一定会冷。我为什么要恨?第二、我可以跟别人学,有很多书可以读,作者就是我的老师,总有好的。其实并不少,好人可能确实不多,但好的东西还是挺多的。还有,人类的先祖有现在这样的老师吗?没有,那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跟动物学,跟植物学,跟风学,跟云学。他们可以,我为什么不行?

她:可是你要走很多弯路啊!

我:确实如此,但现实就是这样,这是第一。第二更重要,我就得告诉我自己,我不能跟他们一样,所以我多少能战胜一点骄、娇二气。你看,咱们今天上了3个小时的课,你就有收获。从某种意义讲,我这是青出于蓝,我比你爷爷奶奶强,你能不能比我强?你比我强,你儿子走的弯路就更少了,如果你不光是对你的儿子如此,对别人的孩子,你也能战胜骄、娇,你就不是比我强一星半点了,你要比我强太多。总而言之,我老师、我父母不肯或不会教,我自己教我自己。

我:我说我不恨这个世界,很多人是不信的,因为我天天在讲“黑暗面”。你奶奶觉得我恨她,我也懒得跟她解释。

她:我奶奶难道不知道有这样一种关系吗?尽管不恨,但也谈不上喜欢。

我说:她知道,但是她害怕,她害怕我跟你姑姑报复她,尤其是你姑姑。所以她想尽一切办法“示好”,拉近关系,结果当然是适得其反。你奶奶年纪越大,就越害怕;越害怕,就越是要强调“我们是亲人”;越是强调,我跟你姑姑就越是不搭腔——很烦的。

她:我还是很恨。

接下来她跟我说了一件事:她之前有个同学跟她关系比较近,后来“翻脸”了,那个同学就到处造谣,无中生有的造谣。

我听她说完,哈哈大笑:这件事,在我看来,赚了!

女儿表示不解。

我:第一、我赚大发了。为什么?如果这个人,是我的男朋友,我还怀了孩子,我去,我去,我去!他会到处跟人讲,讲什么呢?讲我的下身烂了、臭了。人家是知道我跟他同居过的,人家一定对我是“算了算了,我也搞不清”。他还讲什么呢?讲我脚踏四条船、五条船,我之所以这么烂、这么臭,就是因为我一边跟他谈朋友,一边跟别人乱搞。这就好比李嘉诚得知张子强只不过要钱而已,他一定是觉得赚大发了。

第二、我经过深刻的反省之后,发现交朋友必须要交良师益友。跟小人做朋友,不可能到时候说“我们就此一刀两断”。因为你已经知道了小人的太多秘密,他一定要你入伙,如果你不肯,他就一定要来中伤、迫害你。

第三、我发现我自己不听别人的好言相劝,人家早告诉我了,交朋友一定要谨慎小心,而我不当回事。这是我的胜骄。等我受挫之后,我恨某某,我恨这个世界,这是我的败馁。

第四、经过这件事之后我曾经想,“以后我谁也 不理,反正我也没有识人之力”。后来我发现这么想其实就是败馁。人,是一定要有朋友的,孤掌难鸣,独木难支。我的问题是在没有识人之力,那我就应该去学,而不是躺平。

所以,我想到了这么多,又能做到一部分,那就相当于我在搞投资,我赚大了。我为什么要恨这个世界,我为什么要生活在历史的阴影当中呢?关键在于,第一、反省要深刻,深刻的意思是既深又准,深就是能挖出好多条来,准就是不能瞎反省,一定要准确;第二,反省之后一定要有行动,否则就是白反省,光说不练。

显然,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完全取决于自己。

我闺女听了之后就很沉默。

后面这堂课,我又给她上了3个小时。一共6个小时。

我现在越来越体会到,做一个恶人,很容易。

恶人真正恶的所在,是伪善。其中一种类型就是,我不害人,比如google宣称自己不作恶。人类要活下去,不是我行就行,必须要教会下一代。所以,为什么西方人那么推崇自然科学呢?这就是一种伪善。自然科学解决不了人的问题,大家对此心知肚明。我们不能说某个自然科学的学者是伪善的,但是,人文科学的没落,却可以证明,有一群人相当伪善。这些人不愿意去面对人的问题,人类得以延续这样一个最高价值的问题,充其量,也只愿意纸上谈兵。

没有别的原因,放弃容易,干成难。

人类是怎么垮掉的呢?

先是从教育开始。老师作弊,只给饭吃,不教怎么做饭,只给鱼,不给渔。

接下来是仇恨。随着年龄的增长,从儿童到青年,从学生到社会人,心里的恨越来越深。恨到一定程度,任何风险提示,都会被当成“有人在害朕”的铁证。

等做了父母就会变得异常紧张,生怕自己的孩子重蹈覆辙。结果又是“教不会”。其实,自己的父母就是如此。

只需要两三代人。

到后面,丑恶的事情会越来越多。

西方的民众,真的不知道他们的政府在干什么吗?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能不懂?退一万步讲,以前没有想过,长大之后一定会有人告诉他,对吗?那么,当他知道了之后,他会怎么样呢?他会沉默。他为什么要沉默呢?因为他是西方的民众,他连自己活下去都困难,所以他必定沉默,假装说,“这都是政府干的事”。白手套,妥妥的。那么,西方的精英们知道吗?必然也很清楚:“我之所以可以满世界抢劫,是因为有你,有你们的支持。”所以呢?所以西方民众必须上战场。

整个西方人,会不遗余力的铲除其它文化,一个接一个。每“成功”一次,他们就会举办盛大的葬礼,点上蜡烛,摆上花环,再祷告几句。

看来,世界级的农民起义,就要爆发了。

事情的起因,异常简单,胜骄,败馁。事情的经过,也异常简单,黑色的雪球越滚越大。袒护、包庇、纵容。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会强迫我女儿的原因。强扭的瓜,不可能甜。只有她自己愿意,她才能一直走正道。别人扶上马,还要看自己能不能骑住。我教她,但不强迫她。这件事,本身就很难,因为难以遏制——想来各位都能理解,对吗?手握利器,杀心渐起。所谓心中有佛,管个屁用!

我不是来揭黑的,我只是想说,不是世界骗了你,而是你骗了世界。人类或许会毁灭在自己手里,这事我不知道,我从来就不认为,人类会自动活下去。

我不恨这个世界。

通宝推:白马河东,freesong,
帖:4732153 复 4730339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