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227 🌺1056 🌵3新:
主题:【原创】薄熙来还有机会,国家资本主义也会前进 -- 马前卒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全看 / 16 下页 末页
家园博客1 【原创】薄熙来还有机会,国家资本主义也会前进

注:本文并非逻辑完整的论述,部分已经在其他文章里谈过的问题这里不再重复,可先阅读

外链出处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worldlook/1/387069.shtml
《百年老狼——经济危机的脉络》

以及

外链出处

薄熙来是什么路线?

国家资本主义路线

(认为薄熙来是共产主义路线的请去找孔庆东和张宏良,没准他们还会给你介绍肖传国当队友。你们前程远大恕不奉陪)

国家资本主义哪里来的?

逼出来的,有苏联教训在前,有美帝压力在后,再加上美国金融集团自废武功,中国这个最先走上自由化道路的共产党国家没有拆到底,在21世纪拥有一个巨大的国有资本集团。

国家资本主义路线这两年的趋势如何?

加强

为啥?

因为全球经济危机。经济危机的本质是少数人占有多数财富,多数人缺乏购买力,需求不足。

自由资本主义遇到需求不足,会争相削减投资,把危机放大,立刻制造一个1929。只有垄断资本才能互相协调,用投资来创造就业,进而保证需求。所以从力量对比上看,全国范围内都是国进民退,不光重庆一地。国有资本抢回了80年代末到21世纪初丢掉的很多阵地,民间资本也开始转而依附于国家资本。

重庆的国家资本主义近年发展如何?

更强

体现在哪?

投资率,参见去年黄奇帆讲话,重庆的投资率80%。当然全国的投资率都不低,但重庆尤其高。

投资来自哪里?

央企、本地国企和被引诱来的民间资本。

为何重庆比别的地方高?

首先是薄熙来的关系多,央企大举进入。其次是国开行等单位支持,大量贷款。不过更重要的是薄熙来为资本创造了良好的投资环境。所以国资、民资、外资大量流入。

什么环境?

充足的土地和廉价劳动力。

怎么来的?

行政手段消灭农民,大搞城乡统筹(其他地方也在做),收缴农民土地,全市土地流转。在全国土地指标都紧张的情况下,重庆把远离城市的农民宅基地收了,拆了平房,让他们到城市里住楼房。再复垦土地,这样,楼房占地比平房小,有耕地盈余。于是重庆在耕地总量不变的情况下有了更多的土地指标,这些土地指标都用于郊区征地,自然土地供应充足。同时农民进城,变成足够的劳动力。

这其实是全国的普遍现象,但重庆的力度更大,基层官员的“劝说”水平更高。更重要的是,重庆能在省级单位内部做到土地自由流转,把大量山区土地置换为近郊的高价值土地指标。所以重庆做的好。重庆的人均收入增长不算出色(增长快了就不是好投资环境了),但真实就业率提高很快。

打黑是怎么回事?

投资率高了,流入资金多了,于是市面相对繁荣,政府能收到更多的税,雇佣更多的人手,而且给这些人相对不错的收入。中国的公务员、警察、税吏相对人口偏低,远低于其它发达国家,所以30年来需要社会组织,也就是小型黑社会来负责基层组织秩序。现在薄熙来雇了足够的人手来替代他们,所以能打黑,同时不会让经济停摆。同期其它地区的政府也增加了大量不在编人员,治安也明显好转,重庆做的更强一些,不能说有非常明显的差距,但肯定算是相对做的不错。

全国和重庆的趋势都不错,能走下去么?

有点麻烦。因为资本主义归根结底还是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的特征是把投资周期拉长,强行投资制造短期需求。每一轮投资都会导致生产能力相对更大比例的过剩。换句话说,投资是把经济危机往未来推。只要资本要牟利,那么回收利润的时候就是危机到来的时候。如果稍有衰退,很容易出现全面崩盘。必须用强硬的意志继续投资,把问题再往未来推一轮。一旦意志稍弱,或是遇到一点技术障碍,就是高铁这种结局。

此外,大量投资使社会资金量增加,会诱发通胀。所以投到一定程度会不敢投,也就是滞涨。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资本不要利润,自然就没有相对过剩。换句话说,国家资本主义离社会主义并不远。只差让人民拥有资本一步。

如果不能搞彻底的社会主义呢?

那麻烦就大了,一部分资本放弃利润,其他资本不放弃,会导致这部分资本被压制,进而被消灭,或是出现明显的亏损,其他资本失控,一旦某项重大投资造成坏账,会出现全面衰退的连锁反应。换句话说,哪怕改良到90%,也是行百里者半九十,起码还有一半的难处呢。

薄可能彻底搞社会主义么?

从经济结构上说,薄是为资本主义提供了良好的发育环境,才吸引来足够投资支撑就业的。何况大批投资来自于重庆甚至中国之外,很多还是国开行等国有银行的贷款,法理上根本不能被重庆人搞“地方公有制”。

只有这一个障碍么?那全国能改良不?

从人力上说,社会主义需要足够的基层力量,需要真正有理想的骨干。这种东西通过改良是改不出的,因为改良意味着某些接受这方面观点的人会被逆向淘汰。更何况现在的社会已经充分资本主义化了。比如说打黑,首要的前提就是增加的基层人力必须拿到比纯打工更多的钱。甚至对身边人,薄也做不到理想主义动员,薄自己也必须采取“利禄驱人”的模式来建立权力结构。

为何理想主义带不出队伍?

原因很多,不过最决定性的原因是没有合适的理想。理想主义不是一心向善,而是复杂社会科学。中国现在已经完成了工业化,不是一个半农业化社会——历史上尚无合适的先例。苏联在人口和社会生活模式完全工业化后一代人就完蛋了。从意识形态上说,不要说唱红这种浮于表面的红色文化,就是纯正的毛泽东、列宁时代的意识形态放到今天也不够用。

啥样的制度能带来合法性?

就目前而言,世界上唯一能勉强维持工业社会稳定,解释统治集团合法性的制度是欧美的资本主义——议会政治制度。

这套制度怎么来的?

来自小生产者和资产阶级的联合

欧美模式,就是西方以私有制搞经济、议会搞政治、非政府组织协调基层的模式。这个模式有两个起源:商团和18-19世纪的理想主义。商团-资产阶级-金融霸主的脉络不说了,大家都懂,资本主义怎么能不让资本家出头呢?但这个理想主义源头却常常被人忽略。

所谓的欧美模式理想主义源头,其实就是小生产者在小社区里的直接体验。那时候分工简单,技术门槛低,大家觉得自由市场是最好的经济模式——在乡村集贸市场里所有小生产者是平等的,都能达到效率最大化。那时候政府也简单,尤其是小社区的政府,大家觉得只要有个选举,选一个自己认识的候选人管管帐,雇几个保安,政府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所以,民主选举、自由市场、低税率就是大家期望的好东西,也是大家全部的政治经济需求。万一还有点防火修桥的小事,就由经济宽裕的人物挑头,搞个临时组织,也就是ngo出来就足够应付。

这些条件如果都满足了,小生产者还真想不出还需要搞什么东西来打搅自己的生活。要是腐败的政府或是贪得无厌的贵族想来收税抢劫,小生产者们很乐意和新兴的资产阶级联合,一起造反。这就是法国大革命之后一次次起义的原因。到了最后,农业时代的统治阶级被扔上断头台,资产阶级组织政权,小生产者(城市工人)的要求也得到了满足,大家皆大欢喜。

这套模式这么好么?革命真的换到一个大团圆的结局?无产阶级(小生产者的继承者)真能和资产阶级和谐相处?

扯淡,资产阶级不这么想。合伙制企业怎么能不从同伙身上揩油呢。一旦私有制、议会制、社会团体这些东西成为统治社会的标准模式,资产阶级迅速就在新玩法下建立了自己的权威。原因很简单,只有一个字:“钱”

钱能赚更多的钱,小生产者的利润多半要养家,资产者的钱大部分用来生钱。小生产者只能看到眼前的亏赚,大资本可以全球搜集信息甚至操纵市场。这说明自由市场一旦超出了乡村集市的范围,就没有真正的平等,永远是少数大资本赚钱,小生产者夹缝生存,乃至破产。社会因此分化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议会政治也免不了用钱。原来一个小社区总共也就几十上百户人家,家长们站到一个大厅里就能讨论问题。讨论清楚了,举手一表决就ok。这里默认交流信息,传递信息都不需要钱,也占不了多少时间。可一旦人多起来,搞政治的人要领工资,要找顾问;传递信息要开电台、设报纸;推销言论要雇人手,要印传单;这些开支都不是普通人能支付的,

所以,权力和经济增长的增量迅速归于资本——资本的代言人可能是资产阶级,也可能是夺权的高级经理

这套模式既然是假的,为啥又说是唯一像样的工业社会模式?

假的比没得好。中苏过去那套的确走不通,欧美模式倒是吸收了马克思的不少经验。此外,这套模式的确改造了整个地球受教育阶层的思想——没办法,全世界都学欧美工业化,教育体系的各种细节也一并抄来了。即便是否认资产阶级民主的国家,比如中苏,实际上也是走议会政治的外壳,比如人大和苏维埃,也承认一人一票的普选制。甚至地方人大也抄的是人家的分权议会制。从这个角度说,这套制度的确有普世性。

前面说到这套制度的外壳并不是资产阶级设计的,而是小生产者设计的。这也意味着这东西符合人的直觉,便于被人接受。大家生活中见到的市场都是菜市场,所以觉得自由市场不错;大家生活中处理的事情都是小圈子的事情,所以容易觉压制得一民主就效率高。中苏实际上没走出公有制下的民主道路,而是用共产党来代替西方资产阶级的贵族议事会,再去管理那个议会民主的外壳。

不过,这种模式是招人烦的,尤其是连外壳的正常运行都不保证的时候。比如说,从小学起,如果一面宣称班干部是选举,一面实施事实上的教师指定制,带来的反感肯定大于直接指定。人大和苏维埃也是如此。

地球上有没有拒绝欧美模式的案例?

也有。既然民主外壳下的实际不民主招人烦,那么干脆去了这个外壳,把农业时代统治集团的血缘神话、宗教神化都拿回来,往往还更稳定一些,比如说朝鲜。

重庆的意识形态在一定程度上也走这种模式,比如红二代强调领导人的合法性,红歌强调政权的合法性。

但问题在于,你没法把这个东西全面铺开,没法像朝鲜那样封闭社会。更重要的是,我们是人人受教育能上网的发达工业社会,你这么搞,长期来看是招反感的。走不通

中国人现在咋想的?

由于旧的民主外壳带来的逆反心理、基层组织30年来的腐败涣散,还有欧美强势文明的渗透,再加上距离产生美。普通中国人潜意识里对自由主义的认同,可能超过大部分国家。网上觉得有了国家主义就不要民主的小资实际上是绝对少数。普通人尤其是年轻人,在经济减速的时候一定会对非选举政府的合法性表示怀疑,甚至大多数政府官员和军官也如此。这就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和骂声越来越高的原因。

那咋办?

坦率的说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国家资本主义的主流地位不会改。中高层官员们很现实,他们需要稳定,放开搞私有化,他们实际上斗不过民营资本家。更重要的是危机一波紧似一波,只有继续搞国家资本主义,继续强行投资才能多撑一段时间。所以薄熙来下台,重庆乃至全国都会继续走国家资本主义路线。最多是不唱红歌而已。

薄熙来还有机会么?

绝对有,原因很简单。国家资本主义只要不完全转向社会主义,都不能解决危机,只是把危机往后推,同时增加危机的潜在规模。薄熙来在重庆实际上没干几年,不要说投资商抽利润,就连大部分贷款还只是在还利息。所以说,薄熙来并不需要考虑下一轮投资如何动员,这一轮的便宜却占到了。一旦后任接手,实际上后任拿到的是一个潜在危机比全国其他地方都大的盘子,对付起来要加倍的麻烦。如果经济真的全面减速,重庆可能会先爆开,至少比全国大部分地方更容易爆开。

而且,重庆的问题是已经建立了太大的财政盘子,还有大批政府新增基层人力,一旦财政出问题,黑社会秩序必然重现(其他地方也一样,但这里反弹会更大),甚至在重建中带来更多的混乱。

总而言之,薄熙来虽然是被赶走的,但也可以说走的恰到好处,政治资本收获不少,麻烦统统留给后人——又不是我要走的。薄熙来下台在政治上是打击,但多半能保住党籍,还可能保留级别不低的闲职。一旦重庆比其他地区先出现问题……卷土重来的资本不小啊。

欧美模式是假的,我们也没有好的模式,未来咋办?

没有理由所有问题都一定要有答案啊。现在的确是一个资本主义全面崩溃的时代。改良资本主义也不能独善其身,下一步世界冲突会激化,内部矛盾也会纷纷呈现,旧制度,不管是官僚资本主义还是金融资本主义,还是欧洲的半吊子改良资本主义,统统不好混。

但是,共产主义运动并没有准备好接管这个时代。作为共产主义者,我只能说2012是一个大戏的开场,或者说2008-2012是资本主义最后一幕的开头。整个世界就像1911年的大清朝,旧制度不知所措,新制度也不知在何方。接下来的世界恐怕将是一个混乱无比的时代。美苏核武器带来的几十年和平怕是要结束了。在这个时代,乐观的人要看到希望,悲观的人也请乐观起来。

虽然我过去几年对薄熙来没啥好话,链接出处但今天他倒台了,我倒也不想说他有多邪恶。他只是历史的一部分,而且身上受到太多遗产的限制,他的个人品行和个人偏好实际上并不能强烈影响历史大势。90年代,我有亲戚在大连的血汗工厂上班,在铁栅栏工厂里每天工作12个小时,老板例行地扣下几个月工资和工人的身份证。但我也不认为她们到了东莞会有更好的命运。

我不是说薄个人没有能力。他算是官僚体系中嗅觉更灵敏,比较能适应新时代的人。薄熙来下台当天,bbc就说他是中国最西化的政治家。当年全国往自由化的方向滑,他是自由主义旗手,“经营城市”概念的提出人;如今国有资本主义主义的时代到了,他又比其他官僚领先了半个身位,抢到了不少政治资产。但他终究不是新时代的人,或者说我们都不是,历史局限性决定了他不能开创新时代。所以他也没法完全规避体制内的例行攻击。

但我不认为他的下台会改变国家资本主义的惯性。只要总危机不到无法遏止的一天,中国乃至世界的资本主义就得用国家资本主义来尽力维持。温家宝或者习近平都不可能和这个大势对抗——事实上,他们一向很懂得向形势低头。哪怕今后一两年中国社会多了一点自由主义的外壳,内核还必然是官僚主导的国家资本主义。薄熙来的粉丝请勿过于担心。

而一旦总危机出现,薄的暂时失势完全可能变成恰到好处的退让。他多半还会在资本主义最后一幕里拿到更有趣的角色。

通宝推:pulque,路远无轻,ameng8000,龙鳞甲,真不知道,每周虎,星光,二至,闻斜阳,dashanji,东山再起,再闻鸡起舞,王城爱晚,不远攸高,我看看,河中看客,红松塔,船长阿道克,大伊万,衣香楚楚,行走的考拉,考拉,仙仙,非吾有,思行路人,fhqiolj,照山白,一只黄鹂鸣翠柳,爱吃吐司,长少年,止殇,迷失于羁绊,AleaJactaEst,青衣江水,价值为零,大漠老兔,子承父业汪文轼,远航,删ID走人,切地雷,默默,成奎花,无事忙,南京老萝卜,九霄环珮,也要崛起,南人北相,物格修齐,拿不准,呼呼噜噜,被明月兮佩宝璐,真理,老老狐狸,卢比扬卡,
主题:3691170
家园博客2 路过一下 应景

顺便推荐这篇文章

【原创】要问钱怎么没的 先说钱怎么来的——钱荒随笔

/article/3893472

链接出处

帖:3909207 复 3691170
家园博客2 关于左派的社会构架,再问一个

左派是相信共产主义的吧,我有个关于社会的问题想问一问。

我的看法,左派理想的社会无论社会主义还是共产主义都是理念先行的,是在理论指导下构建的。过去的马列毛思就是干这个的,按照左派的套路建立的土工甚至在80年之后也部分延续了这一做法,比如邓理江三胡八。整个社会都必须学习这些理论和思想,以此来指导生产和生活。这样我们所学习的对象就必须是一个人格化的具体的人,比如作为总书记的胡哥就可以学习。一个比较虚的集体就很难号召全国去学习,比如不可能号召全国人民去学习胡哥智囊团或者胡哥秘书组。所以,造神或者类似的神化某个领导人是左派构架社会之必须,而因为社会常变常新,领导人也有更新换代,所以这个理论之神也必须不断更替。

上面是我的一点看法,如果对路的话那么我的问题就来了:这个或者这些个’理论之神‘,是性本善的还是性本恶的,他们需要监督么,左派的体制能够有效地对这些’神‘做监督么?

换句话说,左派能够控制他们的上层的专权以及随之而来的腐化堕落变质么?

右派信仰的自由主义社会对官员们的监督是依靠对政治家的去魅化,一人一票的选举和自由的媒体来实现的。左派社会的造神需要使得这几点都几乎无法兼容,那么如何控制人的贪念呢。

帖:3696625 复 3691170
家园博客3 什么时候说过社会主义不是一人一票?

我的看法,左派理想的社会无论社会主义还是共产主义都是理念先行的,是在理论指导下构建的。

资本主义难道不是理论先行的么?不然启蒙运动是干什么的?难道资本主义是先有了架构再实行理论的么?

所以,造神或者类似的神化某个领导人是左派构架社会之必须,而因为社会常变常新,领导人也有更新换代,所以这个理论之神也必须不断更替。

我不知道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各个社会主义国家里面,似乎所谓的神化某个领导人的事情几乎没有把。但是对开国领袖表示尊敬的不能归于神化一类把。不然美国把华盛顿什么刻在议会山上,时时回顾杰斐逊是不是也可以归于神化一类?

目前中国上面实现的是集体领导,为了表示领导层的团结,说团结在核心周围,不能归于神化把。

右派信仰的自由主义社会对官员们的监督是依靠对政治家的去魅化,一人一票的选举和自由的媒体来实现的。

什么时候,大家认为社会主义没有选举?按照我们国家法律,人们代表大会是最高权力机关,是制定法律的机关,国家领导人也是由这里选的。

社会主义强调的是人民民主,按照正统教义派来说,应该是工农代表坐在人民大会堂里面,决定国家的法律,选举国家的机构。这种民主难道不是比西方的普世民主要好么?

当然你可以说现在里面全是老板之类的话。

但这里有两个问题:

1. 如果不看台上所谓共产党的名号,你认为现在中国走的是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资本主义道路?我想总不会是走社会主义道路把,如果这样,不要拿今天中国之现象来说左派如何。

2. 如果实行了西方普世民主,选举所谓的人民代表,你举得里面坐的人和现在又什么不同?会不会像正统左派认为的,选一些工农代表进各级代表大会?我想,无非就是今后没有党委了,党委一帮人和行政一帮人各组一个政党,然后大家选一下,今年是党委党执政还是行政党执政这一类游戏把。

帖:3696704 复 3696625
家园博客4 3月16号注册的id会在乎什么工农啊

按老萨的思维肯定是来抢夺阵地的

帖:3696887 复 3696704
家园博客3 先分清左右,再说什么社会构架吧。

监督投票,左派右派都会搞。

造神行为是意识形态具化行为,把任何意识形态推向极端的社会群体都会搞,极右极左宗教极端主义都会搞,别乱扣到左派头上。

虽然你没说,不过提醒一下,潜意识里,别拿着小平同志的历史书来描述毛泽东。

没谁规定了左派一定要相信共产主义。

你这段话里,要挑对的地方还真不容易。

帖:3696678 复 3696625
帖:3696892 复 3696678
家园博客5 资本造起神来才叫夸张

最需要去魅化的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对富豪的吹捧和对所谓“自由”选举的信仰等等……单子可以一直列下去的。

帖:4033917 复 3696892
家园博客2 不能忽视当前的世界仍然是以民族国家为基本单位竞争生存空间

的世界,资本主义的末日还没有到来。简单的说,全球尺度上民族生存矛盾仍然要超越各国内的阶级矛盾,包括中国和美国都是这样。只是,美国还可以靠帝国的扩张延缓国内的阶级矛盾爆发。中国还不完全具备这个能力,可是内部的资产阶级就已经幻想进入所谓自由资本主义。失去了国家资本主义的保护,他们多数将分文不存,少数可成为欧美资本的附庸,同时中国作为民族国家很可能会失去生存空间。

帖:3694042 复 3691170
家园博客3 这不错,全球的竞争是人种的竞争。

四分五裂后果可怕

帖:3696339 复 3694042
家园博客3 不靠谱,现在任然是阶级矛盾压倒民族矛盾的时候

自从太祖一辈人的的付出,建立了核反击力量,中国就不再有被本土侵略的危险。

而现在,有大规模的直接战争危险么?没有。有大规模的随时影响人民生活的外部力量干预么?没有。

所谓失去国家资本主义的危险,存在么?上层有放弃垄断的迹象么?没有,垄断者依然控制这命脉。所谓银行利润太高的叫嚷,不拘于耳,正在彰显这个事实。

而本国的经济危机,更多的资本主义本身周期律的结果,是官僚和资本家不愿意舍弃自己利益与底层同进退的结果。资本不过是在等待下一个经济周期开启罢了。

所谓民族矛盾压倒阶级矛盾的说法,不过是资本家面对本国阶级矛盾激化时候,转移视线的手法。

帖:3694205 复 3694042
家园博客4 我对生存空间的理解比”大规模战争“要广泛得多。

主要包括以合理的代价对有限资源的占有,整个国家在世界产业链中的地位,对国际经济和政治秩序的话语权等。这些都超越目前国内的阶级矛盾。当然我针对的主要是既得利益者,是他们在发动新一轮的私有化,根本不是所谓民企和民间资本。看看苏联解体后的私有化历程就知道了。

帖:3696320 复 3694205
家园博客5 怎么区分矛盾,背后体现的是不同阶级的利益

生存问题作为民族矛盾的一部分,任何时候都存在。对其他国家照样存在,即便是美帝,也照样存在一个维持它现有利益的所谓生存问题。

所谓既得利益者,这种提法,体现的恰恰是国内资本集团的矛盾,他们为争夺利益而相互之间拆台和内斗,显然是国内资产阶级的内部斗争的一种形式。这种国内资产阶级内部矛盾激化问题,不正体现了国内阶级矛盾才是问题的主要来源么?

包括现在所谓产业链问题,包括国有垄断企业的股权问题,背后都体现了国内大小不同的资本集团对利益分配的要求是不同的,体现的是他们之间阶级利益的斗争。这些阶级利益斗争的形势,有时候甚至超过了底层的几个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

对于底层来说,这都是狗咬狗的游戏,所谓生存空间和外部力量干涉等等,是存在的,但是主要是由于内斗才体现出了危机。因为没有内部问题,外部条件是难以起作用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就是这么个道理。

当然,国内中小资本,所谓民营企业,往往都是在对外出口中成长的,具有买办的倾向。但仔细的看的话,高呼对外的口号,大部分时候体现都是资本集团互相攻击的手段,是争夺利益的一个手段。

而更主要的矛盾,底层各个阶级同资本官僚等阶级的斗争,则很少会出现在大众媒体中。这是因为任何资本家,都不会承认这矛盾是社会的主要矛盾,媒体也不可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任何时候,民族矛盾都存在,但是决定国家前途的,是本国内部的阶级矛盾。现阶段,体现出不同资本集团的内斗。国内工农和资本官僚的斗争,则被深深的掩盖着。所以,如何看待矛盾的主题,本质是阶级立场问题。这一点,必须要被清醒的的认识到。

帖:3696341 复 3696320
家园博客2 第一季星空大战已经收场了,接下来要看不厚的反击了

不明真相的观众,继续围观。可有勇士归来不?

帖:3693952 复 3691170
帖:3694232 复 3693952
帖内引用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全看 / 16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