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茗谈177:两家的黑天鹅 -- 本嘉明

共:💬606 🌺4504 🌵101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41
下页 末页
  • 家园 茗谈177:两家的黑天鹅

    中美各自的黑天鹅,都飞起来了。

    美国的黑天鹅,第一只是对总统的弹劾调查。第二只是中东问题(伊朗与沙特,在巴基斯坦调停下,打算缓和一下;土耳其攻击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族武装)。第三只还没飞起来,是美国的熊市。

    中国的黑天鹅,第一只是香港。第二只是猪瘟。第三只是全球价值链重组,说白了就是三资企业离开中国。

    (一)

    一,对唐纳怆的弹劾,会不会正式启动?

    对民主党不利的地方很明显。一,拜登确实屁股有屎,唐纳怆吃相难看,但没有诬告。二,对于一个有尊严有逼格的美国总统来说,要调查前常委,也应该是我们自己派巡视组去,哪有雇外国侦探社的道理?但对于一个不择手段的美国总统来说,他也不见得犯法,至少没有先例,你不能说他“明知故犯,刻意践踏政治规矩”。三,俄罗斯不会坐视不理,如果民主党上台,考虑到民主党一直坚信是俄罗斯帮助唐纳怆偷走了本属于赵姨的2016年的胜利,所以怀着刻骨的党恨,一旦在2020复辟,绝对对普京下重手。所以普京为了自己,也会适当再介入一下。乌克兰对于俄罗斯,没有秘密可言,小拜登在那里小饿小睏约个小炮,没有什么会是普京不知道的。

    所以,我看这个弹劾调查,可能会牺牲掉拜登,但不大会打倒唐纳怆。

    二,中东问题

    这是个大麻烦。

    沙特伊朗暂时握手,对以色列不利,因此以色列一定会针对伊朗搞事情,撑到最大,可能是空袭伊朗的核设施。而真的空袭伊朗核设施,可能会导致某种脏弹对以色列本土的恐怖袭击。

    土耳其对库尔德族的攻击,得到俄罗斯的怂恿,美国无奈的默许,欧盟的中立,因此没有什么像样的阻力,唯一的阻力就是库尔德人自己的战斗力,但轻装游击队怎么能阻挡正规的重装陆军?

    中东问题,说白了是美国专属的问题,好坏都是他一个人的事,别人(包括中国)插不上嘴。

    (二)

    中国的黑天鹅里,目前体型最大的,就是“价值链重组”。

    “价值链重组”有几个起因:

    一,全球经济不景气,消费能力萎缩。跨国公司在全球有多家类似的工厂的话,就必须挑出几家限产甚至停产。

    二,美国对中国的对抗,肯定长期化了。原本在中国大陆的很多外资企业犹豫不想走的,现在多数都下了决心,再难也要走。不需要走回美国,走出中国就放下一半心了。

    三,新经济对既有经济格局的迭代。这里我们举一个突出的例子,就是大疆无人机。由于在新经济浪潮中,中国是比较大胆地拥抱风险的,因此开局不错,比如大疆是自己的,全价值链都扎根中国,主体产能不会走,而且会吸引境外的相关人才为大疆效力,从而使得新生产力流向中国,逆向影响价值链重组的大局。那么玻璃厂走掉几家也就不怕了。但是,要抓住一个新产业龙头,投资大风险大,比如特斯拉上海厂,在未来5年内豪赌一把,失败的概率也有一半。外资企业流走很容易,中国政府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要培育一个龙头可就太难了,更何况美国阵营对于中国这批有潜力的中国本土独角兽,一直在打压。

    四,面对即将空出来的厂房,即将荒芜的工业园,中国政府的对策。从“腾笼换鸟”,到青山绿水,到供给侧改革,中央也一直在求变,求适应。“价值链重组”,不仅仅是“组出去”,也包涵 “组进来”,把一个产品组进来,把一个人才(马斯克)组进来。

    那么,我们不妨看看,马斯克为什么选择在中国设唯一一家(美国境外的)特斯拉超级厂?

    第一,中国现有市场已经很大。

    第二,中国政府的欢迎态度,大量优惠和支持。

    第三,全面的(制造业)配套能力,和高速基建能力。

    第四,社会安定,经济前景佳,未来市场更大。

    第五,美国本土已经不太欢迎特斯拉。你可以简单看作美国市场饱和,但我看不止于此。顶风作案,到中国设厂,马斯克一定心里还是有点怨气的。

    (三)

    我们回到 “一文本”。

    这次副中堂到美国谈,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有个400到500亿美元专款专用买农产品。这个数字,是谁提供的?应该是中方,不大可能是莱特细则叫价。

    按我的经验判断,这次中国先眨眼了。主动提出一个 “400到500亿”的数字,也是眨眼的证据之一,看起来这次是副中堂在CHASING莱特希泽,虽然全世界都知道莱特希泽也不敢把差使办砸,但显然副中堂的压力更重。

    眨眼的原因,主要是第一,香港问题受制于美国的态度;第二,四中全会在即;第三,中国外贸下滑超出预期,打击全世界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点看全图

    而恰恰在这种大环境下,中国不应该眨眼。至少谈判代表团要争取到,中美同时眨。既然莱特希则死不肯眨,那我只有先空手回去了。

    因为道理很简单。马斯克到中国设厂,把全套产品的科技成果搬到中国,是有政治风险的,保不齐哪天他过境温哥华机场,也被皇家骑警给逮了。以一个一面倒有利于美国的“一文本”为标志,全世界的马斯克们就会知道,关键时候中国保护不了自己。因为现在中国更有求于美国当局,孟都捞不出来,怎么有本事有意愿把我老马捞出来?

    中美同时眨的标准很简单,就是:中国已经答应的400亿,算数,我们一言九鼎;其他该谈的,这次已经有合意的,也继续遵守;但美国必须在现有2500亿进口商品的25%进口关税上,做适当的下调。因为中国的终极目标就是取消所有自去年5月贸易战开战以来新加关税,中国政府有信心你美国政府最后一定会取消,但为了平滑过渡,不要给双方企业带来太大冲击,分步分期降低,是合理的做法,也是美国必须表达的,相向而行的诚意。

    (四)

    因此,我建议的做法就是:杀死人质。

    人质,就是香港事变。这个不要再拖了,不要再“养寇自重”了,中央明显是按《郑庄公克段于鄢》的路子走,再等一阵,让他们“多行不义必自毙”,闹到天怒人怨。

    具体的做法,就是用长射程的麻醉枪(白人贵族到非洲打猎用的那种),由军方提供狙击手,受香港警队指挥,秘密占据临街各处制高点,随机射击冲得最猛最靠前的“勇武派”,麻翻后地面警队过去拖走。因为是麻醉弹,打不死人,但射手无处不在,犹如幽灵,对少数暴徒是极大的震慑。只要勇武派抓捕干净,“合理非”你们要走街,照走不拦,反正街面也走不秃。

    香港事件,用猛药迅速扑灭火势后,中美关于这个“一文本”的细节,就好谈了,反正不达到上面所述的“照顾到互相关切”,就不要签,看谁更能熬。

    通宝推:johny,海上金流彩云乱,桥上,脑袋,
    • 家园 一球一制

      自人类文明出现后,其实地球上从来没有“一球一制”过,罗马帝国极盛时,“罗马+希腊文明”的锋芒也止步于叙利亚地区,亚历山大大帝打到印度是个非常偶然的特例。

      但是到了苏联解体后,西方世界普遍幻想一个“一球一制”的时代,就是所谓“民主国家之间不开战”。中国从“50年不变,50年后更没必要变”,到资本家入党,虽然有抵抗,实际仍然被拖入这个全球化潮流中,跟着走。

      但这个“一球一制”的乌托邦理念,受到现实的挑战。最大的阻力,就是中国的经济发展得太快,一下子跨过好几个门槛,已经具备了“要成为最发达国家之一”的野望。

      “一球一制”要想成事,哪怕只存在几十年,前提就是中国印度始终是比较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中国经济地位的突破,使得“一球一制”(都用那个A制度)已经不可能了。

      同时,美国内部不可自愈的阶级矛盾,“民主社会主义”(桑德斯,沃伦)大行其道,唐纳怆的乱来和DEEP STATE精英的荒淫无耻,这些从反面给中国一个教训:复制第二个A制度,平行地在中国的势力范围内使用,构成“一球二A制”,实际上也有很大的局限性。那还不如毅然搞“一球二制”,抛弃束缚,为世界人民,趟一条新路。

      现在很多智叟担心,搞“一球一A制”,今天这个乱糟糟美国,是中国的明天;搞“一球二制”回到老路上去(苏联式S制度),那么今天已经消失的苏联,是中国的明天。

      但确实有第三条路,就同样是“一球二制”,A制(美国制度)已经固化,S制(苏联制度)已经碳化,但C制还是一张白纸,可以富于创造力地描画------就是与狼共舞,与一条活狼(美国),一条死狼(苏联),一起舞。

      C制的描画,可以从A制起步,也可以从S制起步,但一定要有变化,有自己的东西,同时也要兼采A和S之长处。

      香港泛民派在区议会选举中的胜利,固然是北京的一个损失,一个中了“配票奸计”的不公平的损失,但整个选举和平/公正/平稳完成,这既表达了北京对于“坚持一国两制”的诚意,也表达了香港绝大多数市民对于一国两制的诚意(因为只有铁心港独的一小撮勇武派才抵制投票。参与投票的市民不分黄蓝,都是支持一国两制)。既然现在大家都比较激动,谈不拢,那没有关系,在议会的一个大屋顶下,大家继续吵,吵累了渐渐就冷静了------大陆的老一辈人,谁没住过筒子楼啊,不就那点邻里关系嘛。总之,你们做你们的事,我们做我们的事,需要配合时候再商量,只要都是为香港好,合法做和平做,慢慢会有共识。

    • 家园 冷静点看

      其实这次建制派的发挥,并没有失常。在如此的社会大氛围下,各种“被浮海/被跳楼”的谣言满天飞,还能得到40%的支持率,应该说不错了。得票40%,正常情况下,得到的席位应该在30%--50%之间,看运气。但得到席位仅仅13%,这是不正常的。这是泛民方面钻了选举制度的漏洞,精心分配本方的支持票,“偷步”得到的胜利。没有这个偷步,泛民仍然能胜,但断然不可能胜这么多。以这个389席的结果,可以说,泛民方面的每一张票都发挥到了极致的效果,这种神级的配票能力,恐怕没有外援是做不到的。

      我在加拿大投票投了十几年,那么夸张的大胜也见过,在河里也说过,就是那个“NDP(新民主党)的童子军”的段子。所以,一次胜败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更何况是被暗算。

      从这次我们基本可以分析出,建制派有35%的基本盘,泛民大约有略多一点的基本盘。这次决定天平倾斜的,是余下那30%多的中间派(零派),大比例倒向泛民。建制派争气一点,从头跃,下一场未必输。但建制派在区议会选举中,未来只有一次翻盘的机会,因为黄丝中学生源源不断达到投票年龄资格,而支持建制派的中老年选民则渐渐老去。能缓解这一状况的,就是每天从内地移民150人到香港,一年近5万。但这也就只能缓解,在未来十几年里,不能扭转大局,毕竟北京失去了两代香港人(今天30岁左右的一代,以及16岁左右的下一代)。

      所以北京断然不可能接受“立法会普选”。但“特首普选”,不是完全不可操作,只要有想象力,就能逐步解决难题。

      比如说,把香港划分为“港岛”,“新界南(界南)”,“新界北(界北)”三个大区,普选中得票最高的前三名里,选举委员会选出一个特首,另两人自动成为“资政”(副特首,特首有意外时顺次替补为署理特首)。由选举委员会根据三人的特长,各自负责一个大区的内政,特首另兼任特区的政务总负责/外事等礼节性工作。这样的“三大名分封制”下,“界北”虽然经济上稍弱,但是亲内地的地盘,仗着地广人稀,背靠深圳,是将来香港经济转型的起跑点。

      • 家园 别在骗大陆人民了。

        本嘉明,你别在骗大陆人民了。

        中美贸易战、分拆华为、中印边境对峙事件……你都是说得摇头晃脑。编出了许多数据、曲解许多细节、给出很馊的建议。

        现在又对香港了如指掌、如数自己口袋国的零钱般搬来许多数据,给出许多选举中的细节……然后继续给出……馊主意。

        真当自己是精英了?以为大陆人不知道你是个精卖?

    • 家园 查查这是什么情况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俄罗斯《军工信使》报22日报称:一艘疑似美国潜艇于美国东部时间11月21日18时22分,在南中国海发生当量10-20千吨的爆炸,深度50米,目前有关方面已检测到放射水平上升,地震检测仪记录到强烈的冲击波。这不太像自然原因的地震,很可能是潜艇发生爆炸。据eadaily报道,美国核潜艇经常在这一海域活动。

    • 家园 关于乌克兰门的听证

      (一)

      昨天,桑德兰大使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说明美国总统存在与乌克兰的交易。如果乌克兰不展开政治上对唐纳怆有益的公开调查(针对拜登家族),就无法获得军事援助," 这件事情不是秘密 "。桑德兰在听证会上表示,他和两个同事收到的总统个人律师朱利安尼关于寻求乌克兰宣布调查拜登的指令,“据信”是直接来自美国总统。他还表示,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等都知道此事。

      桑德兰还说,他在7月26日与唐纳怆进行了通话。总统此前曾表示自己不记得这次通话。 通话持续了五分钟。桑记得他当时在基辅的一家餐馆接到的电话(CNN此前已经提到这次电话,因为怆怆的大嗓门,同一个饭局上的人都听到了)。桑德兰说,唐纳怆的声音很响,他的语言很丰富多彩(colorful)。桑说,他知道乌克兰的调查对唐纳怆很重要。 桑德兰在听证会上也提及了他与唐纳怆在9月的一次对话。当时桑德兰问唐纳怆一个问题。桑德兰说:你想从乌克兰那里得到什么?总统的回答是: “我什么都不想要,我不想要条件交换,告诉泽伦斯基做正确的事。”

      昨天唐纳怆在启程飞去德州前,回答记者提问时,试图保持自己与桑德兰的距离。他说,我刚刚注意到一件事,我想说这意味着(弹劾调查)全部都结束了。 唐纳怆说:看,我在关于乌克兰议题的电话中反复告诉桑德兰,我什么都不想要。 这(桑德兰)不是一个我很熟的人。虽然,他似乎是一个很好的人。

      唐纳怆还说,桑德兰对他竞选活动的支持来得较晚。

      点看全图

      上图:见记者时,唐纳怆自己手里的笔记本,上面是他跟桑德兰通话时自己讲的话。看来老头眼神不济啊。

      (二)

      我比较熟悉水门事件那段历史,在河里也说过。现在非常有意思,很多情节重演,很多情节又是全新的。

      说说我的预测:

      一,唐纳怆试图贬低桑德兰:桑德兰对唐纳怆在2016年的竞选活动的支持来得较晚,这是个机会主义者,当然可能作伪证。

      二,假如公众相信桑德兰,那么就是朱利安尼假传圣旨。发展到这一步,抛出朱利安尼,就很可怕了。朱利安尼为求生自保,会爆大料。走到这一步,唐纳怆整个家族,包括他的小集团(甚至彭斯等人)都要完蛋。

      三,在唐纳怆完蛋之前,以色列抢先空袭伊朗,趁唐纳怆还在位,还可以罩一罩,还可以利用一下哭是哪的残值-----这是比较可能的。

    • 家园 说说这两天比较重要的事

      急着要去睡觉了,简单说几句。

      一,唐纳怆11月18日说,他将考虑就国会众议院针对他的弹劾调查提供证词。佩洛西日前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中说,如果怆怆有能为他自己脱罪的信息,欢迎提供给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唐纳怆表示“强烈考虑这一建议”。唐纳怆一方面禁止白宫官员接受听证会的传召去交代问题,一方面自己愿意向众议院低头自辩,我认为可以看出两点:A,由于肯塔基,佛吉尼亚,路易斯安那等多州的州选中,共和党败多胜少,唐纳怆隐然已经成为“票房毒药”,唐纳怆的自信心受到重创,他开始担心自己从头就不是那个“神选的”,或者神改变主意了。他已经六神无主。B,以他的撒谎成性,他的证词(或者说,他说的任何一句话)基本上都毫无价值,所以众院要的,不是他的证词,而是他低头谄媚的态度。而他提交书面证词,或者作势会提交证词,这样他又可以回到新闻热点中,回到聚光灯下,避免被彭斯静悄悄地抢走风头。凭这一点,我就知道该在贸易谈判中怎么对付他。

      二,香港高院经过两天聆讯后,18日裁决<紧急法>在危害公共安全的情况下使用,违反了基本法,而援引《紧急法》的权限而制定的<禁蒙面法>,对基本权利的限制超出合理需要(在公众场合不允许戴口罩),属于违宪,就是违反了小宪法《基本法》。北京显然没有预料到,全国人大楞了一天的神,回过神来开始表态,否决香港高院。

      <禁蒙面法>实施后,没有作用,黑衣人照蒙面。香港高院一判决,香港政府立刻表示,听你的,《禁蒙面法》停用。这个判决,不是强行废止一个黑衣人们畏惧的新法(新法根本是废纸一张,动乱者毫不惧怕。否不否的,对目前的勇武派,帮助不大),而是强行阻止香港政府逐步展开使用《紧急法》。

      如何展开使用?比如说,香港政府过几天可以说,警力不足,调其他纪律部队充当“临时辅助警察”(目前已经调用惩教署100多狱警,说是自愿报名的)。那么明天可以不可以征调廉署,食环署,水警,海关?现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香港近20万公务员里,相当大比例,故意懒政,同情泛民,甚至白天是公务员,夜里是勇武派。社会乱成这样,上班要走5小时,你廉署还反个屁的贪?食环署还要去刁难茶餐厅?既然你们无所事事,高薪养着也是养着,箍个袖标出街吧。这样,就算万一将来历史翻案,泛民来秋后算账,谁也不要跑,都是“三种人”。香港高院这次判决,就是要阻止这种情况,让多数公务员放心,继续当逍遥派,继续拖低行政效率,隐形罢工;也为将来翻案,留下足够多的同情者/支持者。

      所以,我觉得目前全国人大的回应,不一定是最好办法,因为不必硬怼香港高院。应该怎么回击?我也不懂。比如说,港府可以表示,没事上街,戴口罩倒是可以(在街上防流感嘛),但不可以带猪嘴(防毒面具);凡是在批准的集会中,只允许戴某种规格标准的小口罩,指定品牌和供应店,因为货不多,限购。就是由港府与香港高院周旋。

      三,这个星期,西方舆论悄悄转向,开始出现一些反对香港抗议者的暴行的言论。可以说,香港在未来的三大支柱产业,是黄(色情旅游业),赌(虚拟金融业),毒(“抗议学”培训业)。香港这套“BE WATER”,实际上是 CIA在自己的731部队里无意间培养出来的“政治黑死病病毒”,先拿香港做活体试验,结果发现杀伤力惊人,只要有不公义的社会,都可以传染到。亏得香港仔自己的身体底子好(库房充裕,警队优秀),身后还站个蒙古大夫,每天拿抗生素当饭喂,总算吊住一条命。但其他围观的,都吓得魂飞魄散,李显龙直接就尿失禁了。到现在,累计传染上的,有西班牙,智利(其实是整个拉丁美洲),印尼,伊朗,法国(黄背心),估计会路倒一拨。美国英国都吓坏了,所以舆论开始转向,怕传染到自己这边后不敢放手治-----该开枪就得开枪,这个美国警长们都懂。

      通宝推:脑袋,桥上,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41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