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评莫言作品之《丰乳肥臀》中不游不击的八路军爆破大队 -- 天马行空
共:💬77 🌺965 🌵24 新: 🌺1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6
下页 末页
  • 家园 【原创】评莫言作品之《丰乳肥臀》中不游不击的八路军爆破大队

    名著《丰乳肥臀》下,高密县大栏镇先后出现过三支抗日部队,都是奇葩一般的存在。

    首先出现的是最早出场的是东抗日总队的别动队沙月亮的黑驴鸟枪队,在蛟龙河伏击日军,导致日军在大栏镇进行烧杀掠夺式的报复,黑驴鸟枪队被日军赶得到处跑,最后为了吃饭,沙月亮投降日军做了汉奸。

    司马库带领的别动队是出现在大栏镇的第二支抗日部队,他们破坏蛟龙河上的铁路桥,导致日军一列军列翻车,取得重大胜利,结果日军来报复,司马库一家,一共十九个人被杀,只有司马亭兄弟和一个婴儿幸免遇难。

    八路军爆破大队是出现在大栏镇上的第三支抗日部队,上官鲁氏一家由于饥饿,去县城喝教堂施舍的腊八粥,回到大栏镇东山乡的家里,八路军爆破大队已经进驻进来了。

    虽然当初整个高密县都在闹饥荒,到处饿殍遍野,哀鸿满地,八路军的伙食相当不错,主食是白面馒头,还有野鸡野兔,荤素俱全,政委蒋立人一见到上官家饿得死去活来的一群孩子,就摸出一把花花绿绿的糖给他们吃,还让一个唐姓女兵带来饼干、奶粉等在当时农村几乎不可能有的高级食品。

    尽管那时候饿死人早已经司空见惯,但上官鲁氏一家和八路军同吃同住,"大白菜炖猪肉不常有,白馒头也不常有,但萝卜熬咸鱼是常有的,巨大的窝窝头是常有的",生活相当不错。

    不但鲁大队长、蒋政委等干部生活水平不错,普通士兵生活也相当不错。爆破大队里有个长得非常可爱的小号兵马童,“咕嘟着一个小嘴,腮上两个酒涡,两扇招风大耳朵。他活泼好动,嘴甜得像抹了蜂蜜。他大张旗鼓地在村里拜了二十多个干娘。那些干娘们一见了他就双乳抖动,恨不得将奶头塞到他嘴里”。

    不过马童的下场很悲惨,在一个满天星斗的深夜里(枪杀犯人还在半夜进行,这么见不得光吗),由于盗卖子弹罪名被枪杀。

    马童的爷爷是清朝举人,来运走马童遗体时,悲愤地说:“盗钩者贼,窃国者侯。抗日抗日,抗成一片花天酒地!”。

    马童被杀,可能因为他特有女人缘有关,但死非其罪,众多战士都感到愤愤不平,其中一个王姓班长就说:马童不过是个替罪羊!他一个小孩子,盗卖的那门子军火?人家爷爷是举人,家里良田千顷,骡马成群、还缺那几个小钱?依我看,他小子是死在那群浪干娘手里。怪不得老举人说,‘抗日抗日,抗得花天酒地。

    结果王班长因为不当言论被撤职,哑巴孙不言接任班长。十哑九聋,即使按找《丰乳肥臀》描述,哑巴也是不但哑而且聋的,在战争年代,班长不只是勇往直前冲锋陷阵就行,还要指挥班中战士配合的,让一个又聋又哑的人做班长,估计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孙不言当班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想找和他有糊里糊涂的婚约的上官来弟发生性关系,找不到就强奸了神志不清的上官鸟仙,结果被上官鲁氏告发,绑起来正要被枪毙,上官鸟仙跑出来,“握住了哑巴双腿间那个造了孽的家伙,歪回头,对着众人哧哧地笑起来”,政委蒋立人问她“姑娘,他是强奸还是顺奸?”,最后,确定强奸不成立,把上官鸟仙许配给哑巴。

    爆破大队住在上官鲁氏家,其实是为了收编已经成为伪军渤海城警备司令的沙月亮,因为他是上官鲁氏的女婿,儿女沙枣花也在上官家,爆破大队拿沙枣花做人质。

    沙月亮不肯归顺爆破大队,派老婆上官来弟来想把沙枣花接到渤海城,结果被爆破大队一并扣留。沙月亮带兵回来,中了爆破大队的埋伏结果被生擒。不过爆破大队伤亡也不小,鲁大队长牺牲。

    为了庆祝这场胜利,爆破大队从老百姓那里搞糖来做糖水,“报告政委,没弄到红糖,弄了一罐子白糖,从曹家弄的,曹家的老太婆舍不得,抱着糖罐子不肯撒手……”,

    爆破大队八路军政委蒋立人劝被俘的沙月亮接收改编,担任爆破大队副队长之职,沙月亮选择去死也不接受改编。

    爆破大队一直驻大栏镇,直到抗战结束,喜讯传来充满艳情和戏剧性:

    青砖的地面上凌乱地扔着上官盼弟和蒋政委的灰布军装,一只粗布袜子搭在杏黄色的马桶边沿上。上官盼弟赤身裸体地趴在黑瘦的蒋立人身上。大姐撞开门冲进去。但面对着妹妹高高翘起的屁股和脊沟里亮晶晶的汗珠犹豫了。她要杀的仇人蒋立人被遮得严严实实。她高举着刀子大声喊着:“我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上官盼弟翻身滚到床下。蒋立人扯起一条被子扑向大姐,把她压倒在地。他抽掉大姐脸上的黑纱,笑道:“我猜着就是你!”

    五姐(上官盼弟)站在大门口喊了一声:日本投降了!

    爆破大队驻大栏镇几年时间内,他们不去打日本鬼子,不去破坏铁路也就算了,更奇怪的是大栏镇本来就是日军占领区,日本鬼子却对这么一支武装视而不见。日军从来不来扫荡,更不会下乡征粮抢猪抢羊。

    甚至在前任维持会长司马亭逃跑之后,大栏镇根本上就没有日伪组织。八路军吃的穿的都是大栏镇人民的,日军吃穿的莫非是他们从日本带来的?

    汉奸沙月亮也太奇葩,像爆破大队一样,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在敌占区占用一块地盘,他为什么为了吃饭还去做汉奸啊?难道做汉奸之后不用下乡征粮,日军就给他们提供粮食?

    过去国民党攻击八路军游击队游而不击,但按照当时还是总参谋部副师级宣传干事的名著《丰乳肥臀》描述,八路军爆破大队何止游而不击,压根儿就是不游不击。不过不只是爆破大队不称职,侵华日军也不称职。爆破大队虽然不游不击,但他们盘踞在铁路边的大栏镇几年,日军对对它听之任之,万一爆破大队像司马库那样毁掉一座铁路桥,日本鬼子中都会有人掉脑袋。

    附记:

    莫言是我国当代最著名作家之一,忏愧的是,本人虽然也算文学爱好者,过去只读过一些他写的短篇。

    前不久毒教材事件爆发,现在讨论莫言也成为热点。个人觉得,一些文学作品的真实影响不亚于毒教材,就有写一些短文的冲动。

    莫言最最著名的作品莫过于《丰乳肥臀》,就从评这本书说起。

    通宝推:紫梁,hwd99,落木千山,李根,
    主题:4759346
    • 家园 【原创】《丰乳肥臀》中描述解放后政府这样对待妓女

      在名著《丰乳肥臀》中,上官鲁氏的第四个女儿上官想弟是个妓女。在抗日战争时期,上官鲁氏一家去县城吃教会施舍的腊八粥,回来的路上上官鲁氏病了,为了救母上官想弟把自己卖给妓院。随后多年,她们之间都没有联系。按理说,抗战胜利之后在上官一家在大地主别动队司令女婿司马库的庇护下,有一段时间日子过得相当滋润,上官想弟“上班”的地方是高密县城,貌似她做妓女也相当成功,离东北乡也不算远,不知道为什么她们这么多年就不联系一下。

      上官想弟再次出现,已经是差不多二十年后,大跃进都差不多结束了。上官金童进农场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农场解散,上官金童在遣返回来经过蛟龙河时,见到也是回乡的上官想弟。

      上官想弟再次出场是这样的:

      她抱着一把琵琶跳上船,坐在上官金童对面。她的脸上,涂抹着胭脂和白粉,但也遮不住面皮的枯黄。两个公社干部放肆地打量着她。其中一个用居高临下的口气问:“你是哪村的?”

      她抬起头,直盯着问话的干部,那两只从上船后就一直低垂着的黯淡的黑眼睛里,突然射出了仇视的野性光芒。上官金童的心不由地颤抖了一下,他感觉到这个看起来十分苍老了的女人眼睛里,有一种征服一切男人但决不被男人所征服的力量。她面部的肌肉松驰,从衣领里露出来的脖子上布满了皱纹,但上官金童看到她纤细手指上的指甲却平整光滑,这说明她的年龄并不像她的脸和脖子所表示的那样苍老。女人瞪了公社干部一眼,双手紧抱琵琶,好像抱着婴儿。

      一看上官想弟这打扮,就像一个已经是残花败柳的妓女。然而,她那个破琵琶里面,却藏着价值连城的宝贝。

      按她后来自述,有日本商人送的夜明珠,缀在帽子上,晚上走夜路,就不用打灯笼,有十个戒指换来的猫眼钻,有给她破瓜的熊太爷送的金镯子,有少说能换一千斤白面的绿宝石,有最不济也值一个骡子的项链。

      上官想弟做妓女赚钱也太容易了,难怪她做妓女都做上瘾了。解放后全国都取缔妓院,但按《丰乳肥臀》的描述,上官金童和上官想弟重逢的1960年之前不久,貌似她还在做皮肉生意,但不知道是在哪里和谁做。不过她做二十年左右的妓女,虽然一副残花败柳的样子,然而不是名妓胜名妓,如果普通妓女都能这么轻易赚钱,解放前破产贫民把儿女卖给妓院也不算是推进火坑里。

      很不幸,上官想弟回家之后,她藏在琵琶里的奇珍异宝都被公社干部搜走,放在阶级教育展览馆,她本人也接受批斗。

      四姐被请进阶级教育展览馆,站在她那些珠宝面前。高密东北乡的人从此便疯了,大家像看珍稀动物一样拥进去看四姐。公社干部要四姐交待她是如何剥削来这些珠宝的。四姐微笑不答。实际上由于四姐的出场,高密东北乡这一次阶级教育展览的意义便完全被消解了。男人们是看妓女。女人们也是去看妓女。四姐虽已是残花败柳,但瘦死的骆驼大如马,丑死的凤凰俊过鸡。尤其是她那件火红的旗袍,照耀得阶级教育展览馆一片红光,远看好像屋里着了火,真他妈的像那范国花说的那样。四姐久经风月,自然精通男人心理。她施展出魅人术,手捏兰花,目送秋波,扭腰摆胯,搔首弄姿,弄得阶级教育展览馆里洪水滔天,连那些公社干部都挤鼻子弄眼,丑态百出。幸亏公社党委胡书记是个立场坚定的老革命,他攥着拳头冲到展台前,对准四姐的胸脯捅了一拳。胡书记是个蛮勇汉子,拳头上的力道能开砖裂石,四姐如何吃得消?她的身体晃荡了几下,往后便倒。胡书记揪着她的头发把她拖起来,操着一口重浊的胶东话,骂道:“妈啦个*的,跑到阶级教育展览馆里开起窑子来了!妈啦个*的,说,你是怎么剥削穷人的!”在胡书记的骂声中,公社干部们齐声吼叫,表示出各自的坚定立场。羊委员挥动胳膊喊起口号。口号内容和几年前一样,还是“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之类,群众响应者寥寥。四姐双目喷火,冷笑不止。胡书记松开手后,她拢了一下被弄乱的头发,说:“我说,我说,你们让我说什么……”干部们怒吼着:“老实交待,不许隐瞒!”四姐的眼神渐渐黯淡了,明亮的眼泪从她紫色的眼睛里突然进出来,溅湿了旗袍的前襟。她说:“当妓女的,靠着身子挣饭吃,攒这点钱,不容易,老鸨催逼,流氓欺负,我这点财宝,都浸着血……”她的美丽的眼睛突然又明亮起来了,泪水被火苗子烤干了,她说:“你们抢了我的血汗钱还不罢休,还把我拉来出丑,我这样的女人,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日本鬼子我见过,高官显贵我见过,小商小贩我见过,半大孩子偷了爹的钱来找我,我也不怠慢他,有奶就是娘,有钱就是夫……”干部们怒吼:“说具体点儿!”四姐冷笑道:“你们斗争我是假,想看我是真,隔着衣服看,多别扭,老娘今日给你们个痛快的吧!”她说着,手熟练地解开腋下的纽扣,然后猛地掀开胸襟,旗袍落地,四姐赤裸了身体,她尖利地叫着:“看吧,都睁开眼看吧!靠什么剥削,靠这个,靠这个,还靠这个!谁给我钱就让谁干!这可是个享福的差事,风吹不着,雨淋不到,吃香的喝辣的,天天当新娘,夜夜入洞房!你们家里有老婆有闺女的,都让她们干这行吧,都让她们来找我,我教她们吹拉弹唱,我教会她们侍候男人的十八般武艺,让她们成为你们的摇钱树!大老爷们,谁想干?老娘今日布施,倒贴免费侍候,让你们尝尝红婊子的滋味!怎么啦?都草鸡了?都像出了的鸡巴一样蔫了?”在四姐的嬉笑怒骂中,几分钟前还目光灼灼的高密东北乡的男人们都深深地垂下了头。四姐挺胸对着胡书记,狂妄地说:“大官,我就不信你不想,瞧你,瞧你那家什像鸡腿匣子枪一样把裤子都顶起来了,支了篷了。来吧,你不带头谁敢干?”四姐对着胡书记做着淫秽的动作,说出一串的淫言浪语,她挺着伤疤累累的乳房前进,胡书记红着脸后退。

      这个威武雄壮的胶东大汉,粗糙的脸上沁出一层油汗,猪鬃一样支棱着的头发里冒着热腾腾的蒸气,好像一个开了锅的小蒸笼。突然,他嗷地叫了一声,好像被火钳烫了鼻尖的狗,他疯了,抡起铁拳,对准四姐的头脸,一阵胡打,在咯唧咯唧的疹人声里,四姐哀鸣着跌倒了,她的鼻子里、牙缝里渗出了鲜血……

      上官想弟不知道,在解放后前三十年,贫下中农是依靠对象,中农是团结对象,地主、富农是斗争对象,妓女虽然不是依靠对象,但绝对不是斗争对象。她做皮肉生意赚的钱再多,国家最多只能想办法让她“捐”出来,抢走她的钱还批斗她是违法的。

      解放不久,就在1951年就拍了一部电影《姐姐妹妹站起来》,说的就是妓女解放的事情。那时候电影很少,一年也就是拍那么几部电影,几乎每一部电影全国每一家电影院都上映的,喜欢看电影的人就算没看过也会听说过。

      也许公社胡书记十个粗鲁汉子,没看过也没听过说这电影,但上官想弟也不知道这回事就不应该了,因为电影上映之后,政府组织解放了的妓女去看的。

      不过想想上官想弟在政府取缔妓院之后,还可以做皮肉生意做到1960年,可能真的一心想办法赚钱,而不关心政治,所以导致吃苦了。

      帖:4761957 复 4759346
      • 家园 还有一电影

        好像叫做“风尘”,典型的8090年代内地文艺电影。和《姐姐妹妹站起来》相反,对于曾经妓女的歧视。

        所谓的人性,恰好站在了革命、解放的反面。仿佛解放不曾存在一样。

        帖:4762334 复 4761957
      • 家园 老革命没见过妓女?这个描写也是典型的改开文艺话术了

        就算她美丽无比,老革命就不会一枪崩了她?她是受苦者,可是珍宝怎么也不好解释啊。

        就算辛苦皮肉钱,呵呵,也可以说是赃款了吧。

        莫言真不是东西,心里透着恨啊,写这个,还是共产党解放军培养出来的文化人,也是离奇啊。

        帖:4761974 复 4761957
        • 家园 确实不是东西,还是革命军队里培养出来的

          无耻,下流。

          帖:4762220 复 4761974
    • 家园 早年河里有一篇关于莫言

      莫言是中国特色小农主义作家的代表之一,和政治关系不大。

      通宝推:真离,
      帖:4761328 复 4759346
      • 家园 小农只要猪肥鸡嫩,谁要丰乳肥臀?
        帖:4761370 复 4761328
        • 匿名 买牛要买傍地虎,娶妻要娶大屁股。

          如题!

          帖:4761536 复 4761370
    • 家园 哪个出版社出这书

      主编,党委书记都干啥去了。

      帖:4761224 复 4759346
    • 家园 【原创】大军副职军旅作家怒斥副师职军旅作家

      刘白羽是我国已故著名老作家,但是很多人不知道,他是军旅作家。刘白羽生于1916年,在九一八事件之后尚在弱冠中投笔从戎,于1938年入党后成为了作为战地记者。作为军旅作家,刘白羽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一个部队作家最神圣的岗位在前线”,他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在长期的革命斗争实践中,写出了大量具有鲜明时代色彩、深刻思想内涵和独特艺术风格的优秀作品。

      刘白羽刚直不阿,嫉恶如仇,他最后担任的军职是总政文化部副部长,享受大军副职的待遇。在他早年虽然由于战争生活不容易,但千山万水走过来了。然而,在他晚年,由于世界巨变,价值观扭曲,社会鱼龙混杂,泥石俱下,让这传统正派的老作家猝不及防,震撼极大。其中,让老作家如吞苍蝇,不吐不快的就有当时著名的新潮作家莫言以及他的成名作《丰乳肥臀》。

      在《丰乳肥臀》这书中,故事曲折离奇,内容压抑灰暗,对帝反修进行涂脂抹粉,TG以及广大劳动人民进行诬蔑,还有大量伤风败俗大尺度的描写,让人看后瞠目结舌,面红耳赤,蠢蠢欲动,毫无正能量。

      莫言生于解放后的1955,长在红旗下。现在看他的作品,貌似他小时候一直泡在苦水里,一副仇大苦深的样子。其实,他比99.99%的人都要幸运。他虽然是农民家庭出身,只上过小学五年级,但七十年代就被招工、不久参军、提干、读大学。这样的好事,在那个年代普通人能遇上一件已经算是幸运的了,他却得到了四件,简直可以说那个年代能有的好处都让他全占了。

      在写《丰乳肥臀》这本书的时候,很多人以为莫言只是一个普通的有想法的作家,然而,那时候他已经是副师级军官,在总参谋部负责宣传工作。用现在的话来说,他是体制中人,既得利益者。

      《丰乳肥臀》这本书出来之后,同行力捧,读者却一遍哗然。大军副职老作家刘白羽先生看到之后,异常愤怒,说:“世风如此,江河日下,我们浴血奋斗创造的家园进养了这些蛀虫,令人悲愤” 。

      当时老作家已经离休,不担任军职,但由于他的巨大影响力,莫言也感到压力,主动申请转业,离开了部队。

      莫言转业之后,可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继续写了一系列非常有争议但是销量很好的作品。后来,获得了炸药奖。对国人来说,这是破天荒的事情。很多国人因为这跟自己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事情,感觉“愚亦与之有荣焉”。不但如此,他在体制内也混得相当成功,成为副部级官员。

      有人说,上官金童的这些作品抹黑祖国。然而,正是通过这些作品,他不但名也出了,钱也赚了,更厉害的是官也升了,让人不得不服。这时候刘白羽已经去世,不然说不定会被气死。

      帖:4760415 复 4759346
      • 家园 军旅作家也有优秀的,不过影响力小

        刘亚洲:报告文学《恶魔导演的战争》,8、90年代读的时候热血沸腾。

        乔良:《末日之门》,年轻时买的,那时感觉还不错。

        真正想推荐的是朱春雨的《绿荫》,有句话现在还记得:拨去心中的迷雾,让心中的太阳闪光。这是记忆中的。原话是:“荡去世俗的迷雾吧,让你的太阳闪光!”这是特意去搜索的。

        实际想说的是:由于转向的惯性,80年代的军旅文学实际上是很优秀的,文笔优美,积极向上,反映现实。代表作品《解放军文艺》:)

        至于莫言:敌人喜欢的,就是我们反对的。

        点看全图

        帖:4760888 复 4760415
    • 家园 太恶心了,这货脸皮可真不是一般厚

      这样的东西拿诺贝尔文学奖....

      可见邓公治下乱到什么程度

      帖:4759910 复 4759346
      • 家园 炸药和平奖文学奖就是意识形态导向

        有个中国人得个文学奖太正常了。炸药奖评委会估计后悔给晚了,先给了个法籍华人,但那人声称离开中国了,住在欧洲就只关心欧洲。

        帖:4760518 复 4759910
      • 家园 诺贝达文学奖评选标准与邓小平的联系在哪里?

        你说这样的东西拿诺贝尔文学奖——合着在你心目中这个奖还是个高大上的东西咯?意思是莫言不配得这个奖?

        帖:4759937 复 4759910
        • 家园 你说的对,我有点词不达意

          邓公能让这个人舒舒服服写这种东西,说明非常混乱

          拿诺贝尔嘛,评委的口味也是绝了

          帖:4759949 复 4759937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6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