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读一点诗经 国风 邶风 柏舟 -- 重耳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1 阅 1795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02-21 07:22:17
3293066 复 3289816
重耳重耳`52280`/bbsIMG/face/0000.gif`70`3419`960`40124`正九品上:儒林郎|仁勇校尉`2010-01-26 07:37:58`
【原创】读一点诗经 国风 邶风 日月 7

日居月诸,照临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胡能有定,宁不我顾。 

日居月诸,下土是冒。乃如之人兮,逝不相好。胡能有定,宁不我报。 

日居月诸,出自东方。乃如之人兮,德音无良。胡能有定,俾也可忘。 

日居月诸,东方自出。父兮母兮,畜我不卒。胡能有定,报我不述。

《毛诗序》说,“卫庄姜伤己也。遭州吁之难,伤己不见答于先君,以至困穷之诗也。”还是说庄姜的事儿。

州吁刺杀了卫桓公之后,自说自话当卫君的那几个月里,庄姜夫人的日子大概很不好过。生命危险应该是没有,毕竟背后有大国做靠山呢。可是估计卫国的有些大臣小臣、特别是宫中的服务人员对她的态度会有变化。这些人里头免不了总有那么几位,可势利了呢。像庄姜夫人这种地位的人,对这样的事儿都特别敏感。想想也是,昨天还前呼后拥的一大帮马屁精,今天就给脸色看,指使他们出门去买点粉底、眼霜之类的,多跑两趟他们就会不耐烦,嘟嘟囔囔的,这样的事儿搁谁也受不了。

反正庄姜夫人心里不好受,又没地方说去,只好在心里跟自己过不去,想这个想那个的。首先自然是埋怨已经去世的老伴儿卫庄公,如果当初你听我的话,不要宠那个妖精,怎么会出这种事儿,嫡子让庶子给杀了。这么翻来覆去地想,越想心情越坏,最后索性怪罪起父母,齐庄公和夫人,当初如果不是你们把我嫁到卫国,我哪里会受这份儿罪。

这么看这首诗,我的感觉是多少有点牵强。州吁靠刺杀君主上台,当时是引起了公愤的。可以想象,如果庄姜夫人当时还活着的话,她的心情应该是悲愤多于怨艾,她的行动也应该是联络石蜡等旧臣,找机会推翻州吁。而不应该是这样怨怼起十五年前就已经去世的卫庄公,还没完没了的。埋怨啊后悔啊,肯定会有一些,但无论如何不会这个样子,像一个弃妇,除了怨天怨地之外,只有束手无策。这不太符合身份。

还是简单点就把这首诗看成一般的弃妇诗吧,不必扯上庄姜。看看一个女人嫁了德音无良的丈夫会有多苦,怨天地怨父母都没有用。挑丈夫还是睁大眼睛吧,一定要挑门当户对的好人。


关键词(Tags): #读一点诗经#读万卷书
2011-02-21 07:22:1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