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地球瓶颈中的达尔文主义 (一) -- 楚无邪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1 阅 10386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04 23:56:50
4430517 复 4083769
楚无邪
楚无邪`22793`/bbsIMG/face/0000.gif`70`1471`1446`16973`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8-03-08 18:13:48`
十二、底层价值 1

在充分竞争的状态下,这种对未来过于长远的认知与规划对整体人类原本是不必要的。毕竟,所谓进化就是要创造大量没有方向的多样性,然后让大自然通过生存竞争来确定正确的方向。老子当年就积极倡导“无为” 正是充分竞争状态下系统进化的最佳路径。老子当时说:“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意思是要老百姓都专注自己的事情,不要想大问题,精英也不要自作聪明的引导方向,社会就会自然而然地发展进步。从进化的角度这很有道理,因为民众的自发活动会创造大量的多样性,而精英(智者)的引导则会减少这样的多样性。这在老子的时代,对人类社会的实质与客观规律一知半解却自以为是的“智者”估计老子见了不少,所以对此颇有些痛心疾首。

老子的忠告当然是从来没有机会实施的。古今中外各路智者依旧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价值体系”被不同的人群所尊奉。

价值判断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一个群体有了简单清晰的价值,就有了统一的思想,团结的战斗力。这事实上可能是人类从最早期的巫术时代就奠基了的,是人类与大自然以及其他群体进行生存竞争而大获成功的核心秘诀之一。“智者”“哲学家们”的睿智思想在千百年的彼此竞争中经受住了考验,沉淀为整个群体公认绝对正确的不可违抗的共识,就被称为“价值”。注意,价值观的“绝对正确性”只是被特定群体“公认”的,而不是真实客观正确的。“在“民主自由共产”之前,欧洲人觉得耶稣基督的信仰是最核心的价值;中国人觉得“忠孝节义”是最大的价值;今天的不少穆斯林仍然觉得对安拉的信仰是最大的价值判断。价值观是刚性的,互斥的。每一个价值观都会塑造一个不同的文明中。这个文明的一切都以这个价值观为底层逻辑进行展开,对身处其中的人们来说,不具备这些价值观的“外人”完全不可理喻,与禽兽无异。由于“价值”是作为一个社会体系运行的底层逻辑,所以基本是没有自我纠错的功能的。但在人类进化的历史上,通过不同价值体系之间的竞争,可以通过优胜劣汰来淘汰走偏了的价值体系。从不同的视角出发,现存的各种主流价值观能历经考验而发展壮大,一定是符合了客观世界的某些规律。

但是到了现代,人类社会从形态到内涵都和几百年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种种传统的价值观已经无法契合现代工业信息社会的新的文明结构。所有进入现代化的国家里,传统价值体系都被基本遗弃,比如西方基督传统或东方的儒家传统即使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也不再能作为社会的主流,已经完全失去了“底层价值观”的地位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新的价值体系,比如民主自由人权、共产主义等。

一千年前的基督、默罕默德和孔夫子的价值观是否符合“长生”的标准没有那么重要,因为它们都萌发于前现代。当时人类还有丰富的文明多样性可以彼此竞争,进化的历史自然会为它们的正确与错误做出裁决。可现代共产民主与自由人权的价值观就需要慎重了,因为已经只有少数几种互相竞争的体系存在了。

当年共产主义思潮席卷全球,它以平等、民主、反对剥削为核心价值,认为各种社会差别都是剥削,所以就是邪恶的、需要打倒的。一时红旗插遍了半个地球。苏联搞了70年的实践,中共建政的前30年也发动了若干运动在各个层面推动这些价值。与之相对,西方自称自由社会,立足于“自由人权”的价值,占据了另外一半的地球。二者对立了不过数十年,共产世界就宣告失败,其所代表的绝对平等的价值也随之式微。而赢得了冷战胜利的西方社会则接过了原本共产阵营的“民主”旗帜,所以现在西方主导的“普世价值”是“自由、民主、人权”,反对各种邪恶的极权。为此在各国发动了一场场颜色革命来推翻极权统治争取人权,虽然没看到什么好的成果,但毫不妨碍这种“价值观论述”目前的强势推进,有一统天下之势。目前以美国为首的这个文明板块正在向中国这个“极权思想的堡垒”做最后的争夺。不管二者的竞争谁胜谁负,胜利的那一个都极有可能成为真正全球唯一的主导价值体系了。

也许弗朗西斯-福山曾经真心地认为西方价值体系已经达到完美的境界,可以轻松取胜从而终结历史了。但一个文明一个价值体系一统天下终结历史是一件无比危险的事情,因为这就意味着从此,这个“价值观”再也没有了外部挑战者。而“价值观”作为底层逻辑基本是不可能从内部进行修正的。这种垄断性的单一价值体系如果出现偏差,很可能就带着人类一条道走到黑了。那么,以“民主自由人权”作为全人类的底层价值,是否用人类与人类社会的“长生”这把终极裁尺来做评判呢?没有了“长生”这个终极目标的指引,任何看来无懈可击的方案都很容易就陷入到孔雀们的进化陷阱里面了。而这个错误,可能就是人类社会犯的最后一次错误了!

未来如果全世界融合为只有一个文明体系,我深刻地希望人类社会能经常以人类与人类社会的“长生”为终极目标来一再检视这个文明的底层价值,至少“长生”这个目标是绝不可能出错的。而这个最后的底层逻辑或许能带给人类一线纠错的机会。

说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价值对垒中国,我其实更看好后者。如我们前文分析,共产主义的基于人人平等民主而达致人民幸福的价值逻辑不符合“长生”的终极目标,它的迅速崩溃是否是这个错误的代价?无论如何它现在已经不再是主流了,咱们可以暂时不谈。西方社会基于民主自由人权而达致人民幸福的价值逻辑,如我们前面分析的,同样不符合“长生”的终极目标!相反,中国当代社会中的许多理念其实更符合人类与人类社会的“长生”这个目标—这是否就是中国社会在过去几十年取得巨大成功的根本原因?

从人类的角度,我希望能够重新审视当代中国这个年轻而悠久的文明体系,看能否去芜存真,把特别好的符合“长生”的价值观从诸多纷杂的概念中选取出来。如果能以此为基础,使之成为一个更符合“长生”要求的价值观和文明体系,那就善莫大焉了。

要讨论“长生”,第一个问题就该是:有什么会妨碍人类与人类文明的长久生存?

我们在前面“地球瓶颈”和“生命”的章节中讨论过,生命的本质是可以以达尔文式进化而对抗死亡的存在。人类文明以“密母”的形式而存在并进化到今天,但由于地球瓶颈的限制,人类文明将融而为一,即将失去多样性,从而失去进化的动力。失去进化可能的生命也就是处于“等死”的状态中了。从“寂静的宇宙”这一现实倒推,如果宇宙中还有其他文明的话,也许这些文明也都被困死在各自的星球瓶颈中安静地死亡了。唯一能让人类文明这个生命体活下去的希望只能是突破地球瓶颈,进入宇宙太空。这必须得在这个文明体系真正僵死之前,而这个窗口可能已经很小了。带领人类突破地球瓶颈实现星际扩张可能不仅仅是个美丽的梦想,而是人类迫切的现实!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通过不同星球间的地理距离重建文明多样性,从而重拾进化的阶梯。另外,人类文明也就不会再担心因为某个不开眼的小行星误撞而彻底消亡了。

我听埃隆.马斯克的访谈也提到类似的想法。他认为为了保存人类的文明,需要殖民火星等其他行星,使人类成为一个多星球的文明体系。而当下是人类第一次有能力向这个方向努力。有意思的是,他也和我一样明显表现出一种急迫感,认为必须尽快做到这一点,否则可能这个窗口就关闭了。我没听他或任何其他人讨论过“地球瓶颈”的概念,不知他是否因为类似的原因而认为有只争朝夕的必要,如果地球瓶颈的杀伤力是符合现实的逻辑的,那么一定可以有其他的观察角度可以看到同一个现实。有机会的话很有兴趣了解他得出这个推论的逻辑角度。

在我看来,人类的当下就像母体中的胎儿对着外面的世界。这个胎儿一天天长大成熟,总有一天母亲的子宫就会呆不住了,我们得想办法学会脱离母体的生存,努力让自己能拥有种种在舒适的子宫里完全不需要的技能,比如用肺而不是胎盘呼吸,用嘴巴而不是脐带获取食物,用四肢行走,等等。不这样做,这胎儿迟早会胎死腹中,而如果成功分娩,则整个宇宙将是我们未来的家园。更糟糕的是,我们没发现外面的世界有别的孩子。也许这是因为我们是幸运的第一个孩子,更大可能是:所有前面的可怜蛋都已经流产或分娩失败了。无论如何,太空开拓的难度怎么高估也不过分。与真正的胎儿比较,地球人类可能有一个优势,就是我们可以反复尝试。毕竟太空开拓只需要一个文明的种子就可以了,不需要真正流浪地球式的整体搬迁。但无论如何我们别无出路,只能持续向前!

把突破地球瓶颈当作未来的首要目标绝不是说要立刻不顾一切全力发展航天科技。外太空开拓很可能比所有现在的科幻小说中的想象都要困难的多。光速旅行有可能实现吗?如果不能,人类文明如何跨越几十以致几百光年的距离,也许几千几万年甚至更长的太空旅行?科技树要往哪个方向爬?那种社会组织形态最适合?要像乌龟一样长寿还是比蟑螂更耐操?自闭症患者与快乐热情的交际花那个更能承受太空旅行中的孤独感?交响乐和玄幻小说哪个有利于舒缓绝望的情绪,或激励无畏的勇士?围棋电游和跳水那种训练有助于太空行走?这些答案我们一个都不知道!更何况,突破地球瓶颈的多数的努力可能都会是失败的,我们需要地球社会有足够稳定的能力源源不断地提供资源,让我们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做新的尝试。如何大量高效地提高这样的可供利用的地球资源更是关键。这将是一场对抗命运的长期而艰苦的战争,大家都知道,在真正的整体战争里,有战斗力的军队固然重要,但未必是战争胜负的决定性因素,充足的人力物力资源,强大的社会的生产力、组织力,先进的科技水平,全体民众对战争的支持度,能否在战争面前“上下同欲”,等等这些可能才是胜负的关键。

面对广袤无际的陌生星空,我们只能怀着巨大的敬畏来勇敢的面对,我们不知道需要准备的是什么,只知道需要准备更多更强的能力来应对这个无与伦比的挑战。所以为了这个人类文明外星殖民的使命,当前社会发展的核心任务是通过“创新和发展”让人类社会更强大,让人类在科学技术组织文化各方面的水平可以不断提高。这个“科学技术组织文化”应该是广义的包涵性的,囊括一切能在任何一个方面提升人类的能力的东西。

总之,是否可以全面而稳定地促进人类科学技术组织文化的“创新发展”应该是我们判断一切的标准。“创新和发展”就是地球瓶颈中的人类最核心的价值!


2019-10-04 23:5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