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0 阅 2952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6-15 07:26:23
4528397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81187`23037`911682`正四品下:通议大夫|壮武将军`2008-04-16 00:13:57`
26:饺,饶 5

“食”,就是吃,民以食为天,“食”字因此也是一个重要的部首。而“饺”字和“饶”字的部首,就都是“食”。

“食”这个部首,大多在字的左侧,并且把尾巴收了起来,变成“飠”,笔画也就少了一画,例如“餃”和“饒”;后来“飠”又简化成面目全非的“饣”,除了脑袋只剩下尾巴,笔画也只剩三画,例如“饺”和“饶”;不过,“食”这个部首也有在字下方的,例如“餐”,全须全尾,什么都没少。

通常部首在下方时不容易被简化,也许是因为简化了不好看,看上去底盘不稳。这方面的例子除了“食”和“饣”之外,还有“衣”和“衤”、“犬”和“犭”、“言”和“讠”、“金”和“钅”、“心”和“忄”、“足”和“𧾷”、“玉”和“王”、“示”和“礻”,等等。看来,那些做出简化的前人,大都是些常写字而且常读手写文章的人。

关于“食”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食部的字大多和食物或饮食有关”,以“食”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有十八个,其中首先是与“食”有关的人的状态:“饥”和“饱”,以及“饶”、“饿”、“馁”、“馋”;其次是可“食”的东西:“饭”和“餐”、“馍”和“饼”,以及“馒”、“饺”、“馅”、“饵”;再就是与“食”有关的人的动作:“饲”、“馏”;然后是提供“食”的场所:“馆”。

后来,“馆”不光给人提供“食”,还给人提供住的地方,甚至变成以住宿为主,于是,就有人把“馆”的部首换成“舍”,新造出个“舘”字,给“馆”添了个异体字。只是古人大多没那么讲究,吃住不分,“舘”就没流行起来。

不过,虽然“馆”仍旧顶着“食”这个招牌,但毕竟“馆”的主业已经是住宿,不再专门从事餐饮业。于是,人们往往对它“食”这个部首视而不见,结果那些提供“食”的场所,还得要专门标成是“饭”馆、“餐”馆。

点看全图图26食

“食”字的图形在上图中左侧,林义光《文源》说“象亼倒口在皀上,皀荐熟物器也”,这意思说“食”的图形是画了个装着“食”的器皿,还有个盖,就是“亼”,打开盖就可以“食”了。

上图中还有表现盛着食物的容器的“皀”字的图形,以及同样包含器盖的“合”字的图形,分别在上图中部上侧和下侧,又有“會”字的图形和“餐”字的图形,分别在上图右上角和右下角。

然后说“餃”。“餃”,就是“饺”,饺子的“饺”。

饺子本身出现得很晚,据说在汉末。而“餃”这个字出现得更晚。当初,饺子这个新鲜吃食刚出现的时候,在口语中的称呼和“角”字的读音相近,于是需要写下来的时候,就直接借用了已有的“角”字。后来,大概到元以后,“北人读角如矫”(方以智《通雅•饮食》),“矫”又与“交”读音合流(王力《汉语语音史》),于是有人就把“食”和“交”拉到一起,造出了新形声字“餃”。也是好吃不过饺子太深入人心,得有一个专门的字来代表。

下面是王力《汉语语音史》中我推测可能的“矫”与“餃”韵母之读音变迁,摘自《汉语语音史》之《历代语音发展总表》。图中前面是音标,最后一栏黄色的是现代汉语拼音之读音,从中可见二者的读音在元以后即完全一致,并且一直保持到现代:

点看全图26

其实原先也有“餃”字,现在读jiào,宋代的《类篇•食部》解作“饸(jiá,饼)也”,和后来读jiǎo的那个“餃”字本质上不是一个字,也和现在作为常用字的“饺”字不沾边。而且这两个“餃”字虽然现在读音接近,但他们原本的读音是不一样的,可说是殊途同归。

点看全图图26交

“餃”——“饺”字的声符是“交”,“交”字《说文》说“交脛也。从大,象交形”,说的就是一个两腿交叉的正面人形,上图中左侧就是“交”字的图形,其中有个图形把人的上身画成了三角形,也是古人手滑了吧。至于“交”字的“交叉”、“交流”一类意思,都是以后引申出来的。

上图中还有同为正面人形的“大”字的图形,在“交”右边。又有也表现了交叉的“五”字的图形,在“大”右边。以及“爻”字和“乂”字的图形,在“五”右边,“爻”在上,“乂”在下。还有个字,徐中舒先生隶定为“烄”,是个在火上两腿交叉的正面人形,图形在上图右上角。不过,杨伯峻先生认为,这个字的图形可能是表现“焚巫尫”的简笔画。从图形看,我倒觉得这个字该隶定为“[交/火]”或“[交/灬]。当然,上图中也有“餃”字的图形,在右下角。

“交”这个声符可发四个音:jiao、pao、xiao、yao,但主要还是jiao。而发jiao这个音的还有个常见声符“乔”,发三个音:jiao、jue、qiao,以qiao为主,和“交”不是一路。

再说“饶”。“饒”——“饶”这个字,《说文》说“飽也”。

但是这个字可不那么安分,首先就把“飽”撇在了脑后,后来人们用“饒”——“饶”字,大多用的都是引申义——“富足”了。《孙子•九地》中有“掠于饶野,三军足食”;《成六年传》中有“必居郇、瑕氏之地,沃饶而近盬,国利君乐,不可失也”,还有“国饶,则民骄佚”((p 0827)(08060501))(074);《墨子•备城门》中有“山林草泽之饒足利”;都是“富足”的意思。

再后来,“饒”——“饶”字又引申出了“多”的意思,好比【严祖珽为斛律光造谣二首】中的“盲老公背上下大斧,饶舌老母不得语”(《北史》);还引申出“让”的意思,好比南朝-宋-鲍照【拟行路难十八首】中的“日月流迈不相饶,令我愁思怨恨多”;甚至引申出“宽恕”的意思,好比吕岩【劝世】中的“欺人是祸,饶人是福”。这“宽恕”的意思才是现在“饒”——“饶”字最常用到的意思。

点看全图图26堯

“饒”《说文》还说是“从食,堯聲”,那么“饒”——“饶”的声符就是“堯”——“尧”。“堯”——“尧”这个字,《说文》说“从垚在兀上,高遠也”;而“垚”,徐锴系传中说“累土,故高也”,“兀”,林义光《文源》说是“盖与元同字”。

这么看下来,恐怕“垚”才是“饒”的基本声符,也是“堯”这个声符读音的来源。也就是说,“堯”是产生于“垚”的复合声符。但是,“垚”作为声符只在“堯”这个字中出现,其他相关形声字都用的是“堯”这个复合声符。

“堯”、“饒”、“兀”、“土”四字的图形都在上图中,“堯”在左上角,“饒”在左下角,“兀”在“饒”右边,“土”在整个图右边。

不过无论本义如何,“堯”——“尧”这个字现在(乃至长久以来)只有一个意思,就是人名,是那个上古帝王,开了禅让先河,且和他继任者“舜”一起,成为太平盛世的代表。“六亿神州尽舜尧”,是我们遥不可及的中国梦。

“堯”——“尧”这个声符能发七个音:jiao、nao、qiao、rao、shao、xiao、yao,其中主要的就是rao和yao和qiao:

发rao这个音的声符基本上只有“堯”;

而发yao这个音的常见声符还有个“䍃”,这个声符主要发yao这个音,“堯”无法与其竞争。

发qiao这个音的常见声符有“乔”和“焦”。“乔”发三个音:jiao、jue、qiao,以qiao为主,和“堯”不一路,“焦”当是由“隹”产生的复合声符,自身发两个音,jiao和qiao,和“堯”有些近似但各有侧重。

下面是声符“交”和“堯”主要读音位置图,黄色的是“交”的一些主要读音,蓝色的是“堯”的主要读音,绿色的是“交”和“堯”共有的主要读音jiao,两个常用声符的主要读音互相重叠还是比较少见的:

点看全图26

————————————————————

下面是10个以“交”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交”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交”这个声符能够发的4种不同的声音:

交jiāo郊jiāo咬yǎo狡jiǎo饺jiǎo绞jiǎo校jiào-xiào较jiào胶jiāo效xiào

礮pào(炮)

jiao、pao、xiao、yao。

下面是“尧(垚)”和9个以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尧”这个声符能够发的7种不同的声音:

垚yáo尧yáo

侥jiǎo-yáo挠náo饶ráo浇jiāo绕rào晓xiǎo烧shāo翘qiáo-qiào跷qiāo

jiao、nao、qiao、rao、shao、xiao、yao。

下面是18个以“食”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交”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1个常用字:

食饥饭饱饲饵饶饺饼饿馁馋馍馏馒馅馆


通宝推:mezhan,
2020-06-15 07:2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