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版发新主题
主题: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 桥上
共:💬140 🌺1059 新:
家园博客 43:痕,痰

“痕”和“痰”的部首是“疒”。“疒”这个字,读nè,于省吾《甲骨文字释林•释疒》说,“疒”的甲骨文字形“象人卧牀(床)上”,是说这个图形画的是人得了重病躺在床上起不来的样子。下面我贴出了四组图形:“疒”字(左上)、“疾”字(左下)、“牀”字(“床”字,右上)、“片”字(也就是反过来的“爿”字同时是原始的“牀”字,右下),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3疒

“疒”这个部首,主要和人身体出的问题有关,那三十二个以“疒”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都是如此:

那些字首先是指身体的病痛:如“疙”和“瘩”、“疮”和“疤”,以及“疹”、“癣”、“痒”、“痕”,都指各种在表皮上的问题,“瘟”和“疫”都指急性流行传染病、“瘫”和“痪”都指麻痹不仁。

再有:“疟”是热寒休作、“疯”是偏头痛、“疼”是痺证或痛、“痹”是湿病、“痢”是泻病、“癞”是麻风、“痘”是天花、“瘤”是毒疮、“癌”是恶性肿瘤。

但这些字也不都指身体的疾病:“疲”是劳累了、“瘦”是身上没肉、“痴”是不明白、“瘾”是心理出了问题、“痰”是因为生病产生的体液。

最后,就是抽象的了:“疚”是久病、“病”是重病、“痛”是难受,“症”是病象、“疗”是治病、“痊”是病除。

“疒”这个部首,也会和别的部首覆盖范围重合,产生同声符的异体字。好比和“刂”,就有“疮”和“创”,一个从所处部位考虑,认为“疮”是出在身体上的,所以用有人躺在床上的“疒”作部首,一个从由来考虑,认为“创”是由刀产生的,所以用立刀“刂”作部首;再如“讠”,则有“症”和“证”,一个反映“症”是人身体的状况,所以也用人躺在床上的“疒”作部首,一个则反映“证”是经言词叙述才呈现的,所以用言字旁“讠”作部首;等等。

然后说“痕”。

“痕”这个字,《说文》说“胝瘢也”,就是人身上的创伤瘢迹,如【胡笳十八拍】“沙场白骨兮刀痕箭瘢”;后来引申到其他物体上,如《齐民要术•杂说第三十》“瘢痕于书有损”;再引申为各种痕迹,非常常用,例如:【读曲歌八十九首】“朝看莫牛迹,知是宿蹄痕”,《三国志•魏志•邓哀王冲传》“置象大船之上,而刻其水痕所至”,刘禹锡《陋室铭》“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陆游《剑门道中遇微雨》“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冯延巳【采桑子】“如今别馆添萧索,满面啼痕”。

“痕”,《说文》又说是“从疒,艮聲”,是说“艮”是“痕”的声符。“艮”这个声符能发九个音:gen、hen、jian、ken、tui、tun、xian、yan、yin,其中主要是hen,其次是ken、tui、gen。

发hen这个音的形声字大都是以“艮”为声符的。

发tui这个音的声符比较分散,没有一个常见并为主的,群龙无首。其中相对比较突出的声符有“隹”、“兑”和“贵”。但用“隹”当声符的常用形声字虽多,发tui这个音的只有“推”。用“兑”当声符的同样只有稍冷僻的“蜕”发tui这个音。而用“贵”当声符的就没有发tui这个音的常用字。比较而言,用“艮”当声符的常用形声字发tui这个音的有两个半,算是多的。不过,在“艮”这里,tui这个发音也是另类的,只有“退”和用“退”这个复合声符当声符的字才发这个音。

发ken这个音的常见声符还有个“肯”,“肯”只发ken这个音,和“艮”不一路。

发gen这个音的常见声符还有个“亘”,可“亘”主要发xuan和xun两个音,也和“艮”不一路。

下面是(自上而下)“艮”、“痕”、“恳”、“退”之读音变迁,据王力《汉语语音史》推拟。从中可见,“退”的发音在先秦就和其他字的发音相去甚远,不过在口语中,以“退”为声符的“褪”可以读作tùn,可见这两种音还是有渊源的。也许,发tui这个音的字本来未必读这个音,都是人们在口语中嘴一用力滑过去的,好比这个“退”,还有“推”和“蜕”,都是些常用动词,念起来的时候也难免用力: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43

“艮”是八卦之一,还是《周易》第五十二卦,高亨先生在解释这一卦时指出,“艮即見之反文”(《周易古经今注》 高亨 清华大学出版社 2010 《卷四》 ( p 279 ))。图形相反的“反文”之字,有音不同义同的,例如“片”和“爿”;更有音不同义也不同的,这“見”和“艮”就是了。这也很自然,“見”和“艮”的图形都是突出了“目”的人形,“目”可不是随便能反的,那叫反目成仇。

因此,虽然“見”本义是态度平和地看并看到,“艮”的本义却是瞪眼,是“很”。这“很”,就是现在的“狠”。或者说,“很”和“狠”都是“艮”的孳乳字。因为“艮”成了卦象之名,古代非常常用,只好先后另制形声字“很”和“狠”来代表原来的意象。

下面图中我贴出了“艮”字(左上角)、“痕”字(“艮”下方)、“見”字(上层中间)、以及现在的字形与“艮”很像的“良”字(“見”左侧)、还有带“目”的“盲”(“痕”下方)、“視”(右上角)、“眣”(“視”下方左侧)、“頁”(“視”下方右侧)、“臨”(左下角)、“監”(“臨”左侧)、“望”(右下角)等字的图形,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3艮

再说“痰”。

“痰”,是个非常后起的字,《说文》里头没有。比较早的是在东汉的《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和晋代的《抱朴子•内篇•极言》里,好比“咳上病痰,满喘咳吐”和“凡食过则结积聚,饮过则成痰癖”。至于字书,要到宋代的【廣韻】和【類篇】,一个说“痰”是“胷上水病”、一个说“痰”是“病液”,和我们现在的意思差不多。看来,“痰”这个形声字是后来那些大夫们造出来的。

“痰”字应是所谓“从疒,炎声”,就是部首是“疒”,声符是“炎”。“炎”这个声符能发六个音:dan、shan、tan、xiong、yan、yi,其中主要的是tan,其次是dan。

有个常见声符“旦”主要发dan这个音,其次发zhan、tan、shan三个音,和“炎”有点像。

发tan这个音的常见声符还有“堇”,“堇”那个声符主要就发tan这个音,其次发jin那个音,和“炎”不一路。

发dan这个音的常见声符则还有“单”,“单”那个声符主要就发dan这个音,和“炎”也不一路。

“炎”字,《说文》说“火光上也”,与“痰”字“病液”之义无关,“痰”应该是个单纯的形声字。下图中我贴出了“痰”(左上)、“炎”(右上)、“火”(左下)、以及“从三火”的“焱”(右下)这四字的图形,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43炎

————————————————————

下面是“艮”和15个以“艮”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艮”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艮”这个声符能够发的9种不同声音:

艮gěn- gèn

限xiàn艰jiān垦kěn很hěn狠hěn恨hèn退tuì腿tuǐ褪tuì-tùn根gēn

恳kěn眼yǎn银yín痕hén跟gēn

龈kěn(啃)

gen、hen、jian、ken、tui、tun、xian、yan、yin。

下面是7个以“炎”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炎”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声音:

炎yán谈tán淡dàn毯tǎn氮dàn痰tán熊xióng

dan、shan、tan、xiong、yan、yi。

下面是32个以“疒”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艮”和“炎”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4个常用字:

疗疟疙疚疮疯疫疤疹症病疼疲痊痒痕痘痢痪痛

痹痴痰瘩瘟瘦瘤瘫瘾癌癞癣

艰炎毯氮

通宝推:mezhan,camelry,
帖:4561104 复 4451794
帖内引用
  • 相关回复 上下关系8
    O 46:妆,妈 5 桥上 字13017 2020-11-05 04:24:05
    O 45:芝,苇 9 桥上 字13197 2020-10-29 04:54:17
    O 44:彼,径 5 桥上 字10030 2020-10-23 06:27:13
    O 43:痕,痰 O
    O 42:容,富 5 桥上 字11041 2020-10-11 03:51:04
    O 41:欺,欧 5 桥上 字9238 2020-10-05 06:45:13
    O 40:浦,济 3 桥上 字15807 2020-09-29 02:17:39
    O 39:敞,数 9 桥上 字14255 2020-09-17 03:57:00
  • 对本帖的 部分得花回复0
    • 暂无
  • 对本帖的 部分最新回复0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