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张其昀《思想领导与精神动员》讨论之一 -- 包子1971

2021-02-19 03:49:09包子1971
【原创】教与学:美国、日本学校的思想洗脑是怎样的?

教与学:美国、日本学校的思想洗脑是怎样的? 系列讨论之三(一组对话)

A:

日本大学里的思想引导,似乎是大谈鼓励“独立思考”,但实际上引导学生接受主流的政治立场。

B:

我在日本上过学,可以谈几句。日本教育界的有关做法,算是经典反共操纵术。所谓“独立思考”,你要直接理解为“不要接受共产主义的思考”。我就读的那所大学,在国内互联网上被说成什么“左翼气氛浓厚”,但真实情况是,它的氛围属于“反战、学术独立”的氛围,和共产主义八杆子打不到。一定要说有什么左翼氛围,那就是激进派学生团体和学校领导层之间微妙的平衡。学校领导层开展切香肠围剿的同时,仍然对于行为艺术式左翼行动给予容忍。

据我观察,日本高校的所谓“独立思考”,基本上是在激进左翼出现的时候,警告普通人“你们要独立思考,不要被激进左翼带跑”。学校有意识地不告诉一般学生,这些激进派到底是什么主张,把激进派塑造成了中二病小鬼的角色。当然,激进派本身确实越来越中二病小鬼化。

A:

学校里哪些人出来警告学生“你们不要被激进左派带偏?!”

B:

是被精心营造出来的舆论氛围自我约束,看不到直接的警告者。

C:

你在日本学校里感到压抑吗?

B:

怎么说呢,日本大学让学生服从于主流秩序的方式,我认为是一种“母性”式的,学校对于学生的一切都会表现的很关心,甚至可以有些傻瓜式的包办。母性引导有关职位的担当者,在各项活动中尽量平和地辅助学生去完成一切。而这些担当者本身就是阶级社会的产物。

比如我们外国留学生有专门的口语老师,我感觉到他们对于政治的了解很深入。他们知道共产主义是一种大同世界式的理想,相比之下,欧美同学只把共产主义理解成一个国家,一种集权制度。当我讲述共产主义的时候,老师会帮我向欧美同学解释共产主义的内容。但是他同时很希望把话题引到回一种日本式的、内省式的主题上。我觉得现实存在的“日本人”的特点,就是在政治冷感中广泛了解政治,不赞成一种立场,不妨碍他们研究有关信息。当然,能担任国际交流的老师,也一定是有能力的。

说大一点吧,大学教育是社会主流针对大众进行规则训练的一环,和社会整体的规则训练相辅相成。日本高校的“训练”方式,就是让你自愿躺平放松,而没什么抵触情绪。

A:

日本学校有意不让学生了解激进左派的观点,是怎么表现出来的?

B:

有关的学校公告从来不会提及具体的内容,只会重复说不要和这些人扯上关系,然后配合“机动队”包围演讲团体。

说回日本高校的“母性引导”。说白了,就是用福利社会缓解矛盾。日本大学毕业,无论怎样都可以保证你这辈子是一个小康。日本有着足够的表现自由,你可以沉浸在娱乐中,也可以追求点自己的“人生”,这样一种温柔的长夜,我认为是大学生无意愿关注社会矛盾的核心原因。

而且日本主流政治太议会制样板了,你天天可以看到高官金钱丑闻被调查,尽管这完全不会动摇统治秩序。

C:

你对日本式的思想引导,有什么个人感受?

B:

相比日本学生的“温柔长夜”,有些资本主义全面胜利的地区,学校的管理更多的是一种命令式要求,更有“父权”的味道。学校大体上不会给学生过多的辅助,如果学生想要越过主流秩序,很明显会受到诸多阻碍。

可能还是因为我小资习气太重,我宁可在日本呆着感觉舒服一点,毕竟我可以在民主生活会上讲讲政治笑话…… 你可以参加激进派团体的活动,在大街上听他们讲演,就算有“机动队”在旁边,也还不至于到你家里去问话。

D:

我可以补充几句美国高中的思想引导,当然限于个人经验。近几年美国统治秩序的内斗很严重,有的中学希望当和事佬,喜欢说两党都爱国之类的,呼吁学生要自带正能量…… 我所在的学校不希望年轻一代撕破体面,哪怕学生家长的立场已经分化。这个学校有点宗教背景,从教义上看是和平主义门派,也很热心支持社会进步运动,但保守的教徒多半是农业地区的,在二选一时会选特朗普,符合一定的经济利益。而且,在支持特朗普的过程中,这些教徒了解到一些更反动的门派,就可能逐渐发生思想转向。

为了应对这种趋势,学校就搞和解仪式,叫自由派和保守派学生上台轮流讲演,她们如何政治观点各异但仍然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前前后后,校方搞了好几出这种“大和解”,比如校内的某女权进步小团体负责人谈了个男朋友是个极端保守派,就被包装为大和解的先进典型了……

但其实大家都知道“大和解”没卵用,没多久就有学生戴着小红帽来上课了。对,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那种MAGA小红帽。再比如说,美国公立和天主教高中最常见的洗脑方式,就是每天向国旗敬礼宣誓。我们学校因为和平主义的宗教背景,对爱国主义符号抱消极态度,一直坚持不挂星条旗。以前某成功人士访问我校,赠送了一面巨大的国旗被束之高阁了,现在保守爱国学生甚为不爽,各种施加压力……

A:

你个人感觉,父权式强硬管理是否可能转换为日本式的温柔麻痹型“母性管理”?

B:

我的判断是不会,如果不需要温情脉脉的面纱都可以掌控一切,为什么还要费力去改变这种模式?至关重要的是,温和的校园治理术建立在一个毕业后人均小康的社会,收入是核心问题啊!而且转移阶级矛盾的手段太多了,比如日本的新老矛盾太突出,什么老人占着茅坑不拉屎啊,老不死的吃退休金啊,这样的社会情绪很普遍。让年轻人去厌恶老人,矛盾不就转移了吗?

C:

哎,我身边的最大生活压力基本就是房租,扣完房租剩下的就是最低生活费,后者相当于必要生活资料吧。你说这日子还有什么盼头……

B:

补充一点,各种专业外语考试,也是一个明显的价值观输出方式,甚至是明显的政治主导。托福尤为明显,备考时候就要求你了解各种专业用语,其中就包括一堆美国建国文件。日语语言考试的政治比较隐晦,基本是在阅读文章里通过抛砖引玉的方式引用日式保守文学。

我经历过一次考试政治洗脑,是一份托福听力材料,曰:合作扒瓜子的效率没有各自扒各自的瓜子效率高,然后欢呼个人主义万岁!我去……

待续

通宝推:桥上,
帖:4591195 复 459099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