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1308 🌺2416 🌵27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连过两关:前人给我种树,我让后人乘凉

之前说的”我来“,讲的是我让后人乘凉;

昨天提到的启蒙教育——播撒革命的火种,讲的是前人给我种树——并且还顺带手,把身、家、国、天下本为一体给”证明“了。

这样,今年打通了两关。合到一起就是:前人——我——后人,前人给我种树,我让后人乘凉。

我认为刚刚打通的这一关,即启蒙教育阶段播下革命的火种才是真正的前人给我种树,更为重要。因为我们长久以来,只知道受惠于前人先祖,却不是很清楚到底受了什么惠,或者说不知道所受的惠中哪些才是”大头“。这是其一。也就是说,”极大的主观能动性是从哪来的“呢?其实是从前人那里来的,始于前人播撒下的革命火种。

其二,我个人对于大同社会的到来有了更多的一份信心,这是因为”前人给我种树“就实际情况来,所播撒的种子,既有革命的火种(精华),也有不良的火种(糟粕)。而从遗传学的角度来看,怎么做才能把不良的基因——不良火种——给踢出人类社会呢?生育之前,它就”死“了,也就是说,天下所有的父母在生育之前就”入了门“、”上了道“,如此就可以”彻底“杀死这一直存活于人类社会的不良基因。

此外,作为一个猜想,我认为如果人人都能达到梁漱溟这个水平,或许大同社会就实现了。梁漱溟,1893年生人,1937年时他已经相当成熟老练了,光是看他的文章就能猜到他是一名”我来“之人,而从实践来,作为民主党派人士中的一员,他积极活动,为抗日统一战线的形成了做出了相当的贡献。1988年,95岁的梁漱溟去世。

帖:4744027 复 470127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