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1308 🌺2415 🌵27 新: 🌺7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让我们来解放思想:说说唐诗宋词

文学作品,不管在哪个时代,一共有四类:

其一、振奋人心型,读后如虎添翼

其二、安抚人心型,读后还能继续活几天

其三、打发时间型,读后能填补些许空虚

其四、拖人下水型,读后就直接奔地狱去了

我们今天看到的唐诗宋词,是经过了大浪淘沙的,也就是说,第三和第四种类型,被埋葬了,主要是第一种和第二种。而从数量上看,以第二种为主。这是为什么呢?

纵观中国历史,不难得出结论:自唐玄宗之后,中华民族开始“下行”。这个“下行”的具体表现就是奴性越来越足,而原因就是皇帝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而皇帝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又是因为皇帝“打游戏”打得相当投入,武功越来越高。

因此,我认为唐诗宋词的密集出现,并非是偶然现象。那会的中华民族刚刚由涨转跌,还不至于像后期那样高度犬儒化。

不妨做一个对比。春秋战国在我们看来是战乱的年代,可是诸子百家就没有一个呤诗作赋的,篇篇 都是说理文。什么样的人才喜欢读说理文?当然是自觉有希望的人。

此外,我们从N多历史片断中是能发现一些共性的,比如甲骨文一共可以分为五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就是今天所说的草创期,相当雄伟;

第二个阶段,非常规整,但创新不足;

第三个阶段,“靡靡之音”开始出现,表现得极其幼稚;

第四个阶段,就是我们一般所说的“中兴”,有明显的复古意味,劲峭有力,但无法再现最初的豪迈奔放;

第五个阶段,我称之为“垂死挣扎期”,看似严谨,实则严苛。

显而易见,唐诗宋词的出现,对应的是第三阶段。唐诗宋词,单独看一篇篇的诗词,确实精彩绝伦,然而,放在整个中国来看,难道文人士大夫们,就只能将自己的雄心壮志“落实”在几个字上面吗?这不是幼稚,又是什么呢?

因此,我本人是反对让孩子读唐诗宋词的(有所接触、背上几篇倒是无妨),这是某些中老年朋友喜欢的东西,是一些身心俱疲的中老年朋友的安慰剂。自己不舒服,怎么能叫别人去吃药呢?

我女儿这学期老师要求读《红楼梦》,她跟我吐槽:真心不觉得好看,就是一堆人天天在那为了点破事撕逼。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她的语文老师每每讲到《红楼梦》就是一副既心碎又陶醉的样子。

对此,我女儿“极不识相”,“大放厥词”:有啥好看的?一群吃饱了撑的人。

顺带插一句,大放厥词原本是个褒义词,如今被用成了贬义词。不知道“发明者”韩愈有何感想,我估计他是很大度:毛毛雨啦,“人民”的力量很大的啦。

我女儿才一个16岁的青年,都不知道什么叫忧愁,她当然是不需要这些人的——哪个16岁的青年,也不需要吃这种安慰剂呀。并且,有的人一辈子也不需要吃安慰剂,照样生龙活虎。这难道不好理解吗?人和人是有区别的,哪里有什么“一视同仁”呢?

我个人所见,像我女儿这个年龄是有必要读诗词的,读的目的之一是为了了解人类社会,最终目的是为了建立一个牢固的“我们”的概念。所以,我跟我女儿讲诗词,重点讲,这是什么人写的,写给什么人看的,你不要以为和你无关,大人小孩都是坐在一条船上的。

比如,我给我女儿讲《红楼梦》,就讲:

曹雪芹他家是世代为奴,先祖原本是明朝的“自由民”,后被清军俘虏,就成了家奴。曹雪芹一直深以为耻,郁郁寡欢,所以,林黛玉,就是他自己。另一方面,曹雪芹家几代人在大清官场中浮浮沉沉,对于清廷行将就木有着深刻的认识,所以,那个浪荡子贾宝玉,也是他自己——看破红尘,打算出家。由此我们就看出来曹雪芹这样的文人骚客可悲的一面,虽然不甘心,但并没有采取积极的行动。正因为如此,《红楼梦》整体来看,它的色调是阴暗的,它的情绪是绝望的。

那么,又是什么样的读者喜欢《红楼梦》呢?显而易见,能产生共鸣的读者,自然也是自觉悲悲切切,无可奈何的某些中老年朋友。剩下的,自然就是那些个“慕名而来”的读者。

朝气蓬勃且不盲目崇拜的年轻人,就没有喜欢《红楼梦》的。我印象中,那会同学讨论《红楼梦》主要关心三件事,都跟一个字有关,淫。一件是扒灰,公公把媳妇给睡了;一件是袭人把贾宝玉给睡了;第三件不止一件了,而是数不过来的丫鬟跟小厮们私通。讲真,我到今天也十分纳闷,为啥 我这些个同学只要说起这个就不困了。其实好这一口没有必要去看《红楼梦》,“三言二拍”里多极了

简而言之,在我看来,N多文学作品并没有什么可欣赏性,但是,可以通过这些文学作品来了解人。

我不是在贬低谁,我是在说,我好好的,自然就不需要吃药;而有人需要,他当然就会叫好。这很合理。

我的观点一向不变:甭管是文章还是书籍,甭管是巨著还是小作,作者有作者的表达,读者又不是一条流水线上下来的产品,自然是有人喜欢,有人无感,有人反感。

只不过,就一般情况而言,娃娃们哪里需要吃大人的药呢?

帖:4744192 复 474407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