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848 🌺1560 🌵12 新:💬11 🌺31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57
上页 下页 末页
家园 貌似我也懂得了,为什么中国 人只打”自卫反击战“

这是真正的”样板戏“,而西方人的历史只是”双方打来打去“,中国人的历史写的全是正义与邪恶之战。

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是真正的担当,为了中国人的子子孙孙,只打自卫反击战。

举例:西方以技术见长,可是,有人会说,技术也可以用来杀人,是善是恶,不由技术决定,最终还是人。

帖:4743917 复 4743910
家园 我这只慢乌龟的小小自传

我妈说,我上了初中不乖了,其实她搞错了,我第一次打架是在小学,并且是不打则已,一打要人命,把同学的肉差点咬下来了。并且我还”不长教训“,胆子越来越肥,不久之后,我又用削笔刀把某大官的儿子的手指给划破了,他再也不敢惹我了。到读初中我妈发现我不乖的时候,我曾经一个打三个,还把其中一个给打哭了。

在这之前,我胆小如鼠。很小的时候我养了一群鸡,想起来就去挖蚯蚓,听说这样鸡就长得肥,有蛋吃。邻居当着我的面把鸡腿给掰折了,我不敢吱声。让小朋友打了也不敢还手。新穿的鞋子让同学给踩烂,不敢发脾气。听到外面露天广场放”乐山大佛“(刘晓庆演的某部片子)吓得在被窝里抖得跟筛子似的。同学给我取特别难听的外号,我也”笑纳“了,叫我就答应……

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我喜欢看样板戏和革命战斗片,用今天的话来说,这是”精神鸦片“?其实到了初中之后就不怎么看了,那会铺天盖地的是武侠小说、言情小说还有科幻小报——也不看。

整个初中,我就是一个”混世魔王“。学着抽烟,学着打麻将,赌博,偶尔打打架,跟街上的”小流氓“混得有点熟,翘课是家常便饭,还悄悄潜入医院从医生那偷到病假条,然后半个月不去学校,当然最后穿帮了。说来奇怪,我对美酒与咖啡,以及女人——那会有同学对生殖器发生了极大的兴趣,还有人专门领着我去见识马的那个东西如何巨大——有着极强的戒备心(十有八九就是受了样板戏和革命战斗片的影响),但是我的小伙伴一再声称,我只要看到奶子就会两眼发直并且还流口水。

那会的我,人见人嫌,老师说我是厕所里的石头,我父母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我同学说我出口成脏、小心眼、下流。

对了,初中期间我有三次差点挂了,一次是被重物击中腹物,医生后来说我命大;还有一次是一氧化碳中毒,得亏发现得早;另一次是自己偷偷下河学游泳,不久之后就开始下大雨。另外,见到了极为血腥的爆炸现场,目睹了车祸的全过程。

我一直临到高考前,才正式告别浑浑噩噩的少年时代。我学”乖“了,蛮干干不过某些”狗日的“——那会我隐约意识到”狗日的“非一般的大。首先是,不骂人了,”文明“了起来。

说来奇怪,自打告别了浑浑噩噩,就像开了挂,我的脑子似乎要比以前好用多了——呃,是比我之前的脑子灵光,不是比别人。所以,上了大学之后,我好像也不需要太用功也能混个七七八八。有个同学发现了这一点,后来每次考试都申请坐在我后面——你们都猜到了,这个同学有两个奶子。

就这样,我毕业了,成了社会人。然而找不到工作,其实并非找不到,而是我眼高手低,于是去参加公务员考试,如果我没有记错,那是首次面对社会招考。我居然笔试第一(是我考的那个部门),后面的口试也毫无悬念的过了关——大家都懂的,我这张嘴。在很多人看来,我居然平步青云了,所以我更加”文明“起来,穿西装、打领带,皮鞋每天擦五回。早上八点前准时出现,然后去拖地,打开水,见到领导鞠躬,见到长者哈腰。我是多么的得意啊,我学会了,怎么装。

好景不长,我开始挨整,由于相当屈辱,细节就不说了。总之,我被人坑了,某领导让我去干某事,我也没多想,结果就得罪了另一位领导——一年之后,此人成了我的顶头上司。

有一段时间,我又回到了初中。上班也就是点个卯,然后就回自己宿舍去了,打游戏,看小黄片,要么就去别的办公室,神吹一番,或者帮他们鼓捣鼓捣电脑——在他们看来,我居然敢拆、会拆一万多块钱的电脑,相当神通。这期间,有人给我介绍对象。见面那天,加我一块两男两女,然后居然去的是某种俱乐部——你们都懂的,走廊里站的全是”小姐“。妈的,给我恶心坏了。自然,处对象的事也告吹了。

然后……又相当的奇怪,某一天我一觉醒来,跟之前临到高考前一样,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样,鬼使神差的我,来到了帝都。

同其它人的感受相差无几,打出了火车站就一路震惊:我的乖乖,这女的一看也只有20来岁,她居然开的是保时捷(哥没吃过猪肉,还是见过猪跑的)。在震惊之余,我被中介骗去了500大洋,最后找了一间地下室住了下来……(此处略去一万字)三年之后,我的月薪过了一万。于是,我开始看报纸,看哪的房子便宜,居然被我发现了,有一个楼盘,首付才6万!你们敢相信吗?那会已经进入21世纪了,那是潘XX的楼盘,超小的户型,但我觉得够住。问题是,我没有首付,我这个人一向不爱钱——好吧,我花钱没谱,没存下来什么钱——于是找我妈借,但我妈不相信我的判断,也怀疑我是胡编乱造的,于是我这条狗并没有搞到肉包子,房子的事只好先按下不表……(此处略去十万字)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我跟着倒霉了——嗯,这下把我彻底刺激”活“了。

我自认为,自2008年起,我才开始摸到人生的门的。

老习惯了,非要自吹一下的:我跟火云邪神不同的地方是,我来到这个人世,就是准备打死“你”的,而我绝不能被“你”这个坏蛋打死。

其实没啥好吹的,我就是白捡的,活到今天尚有一份自在,这全是托先祖的福。

通宝推:桥上,菜根谭,
帖:4743945 复 4701274
家园 连过两关:前人给我种树,我让后人乘凉

之前说的”我来“,讲的是我让后人乘凉;

昨天提到的启蒙教育——播撒革命的火种,讲的是前人给我种树——并且还顺带手,把身、家、国、天下本为一体给”证明“了。

这样,今年打通了两关。合到一起就是:前人——我——后人,前人给我种树,我让后人乘凉。

我认为刚刚打通的这一关,即启蒙教育阶段播下革命的火种才是真正的前人给我种树,更为重要。因为我们长久以来,只知道受惠于前人先祖,却不是很清楚到底受了什么惠,或者说不知道所受的惠中哪些才是”大头“。这是其一。也就是说,”极大的主观能动性是从哪来的“呢?其实是从前人那里来的,始于前人播撒下的革命火种。

其二,我个人对于大同社会的到来有了更多的一份信心,这是因为”前人给我种树“就实际情况来,所播撒的种子,既有革命的火种(精华),也有不良的火种(糟粕)。而从遗传学的角度来看,怎么做才能把不良的基因——不良火种——给踢出人类社会呢?生育之前,它就”死“了,也就是说,天下所有的父母在生育之前就”入了门“、”上了道“,如此就可以”彻底“杀死这一直存活于人类社会的不良基因。

此外,作为一个猜想,我认为如果人人都能达到梁漱溟这个水平,或许大同社会就实现了。梁漱溟,1893年生人,1937年时他已经相当成熟老练了,光是看他的文章就能猜到他是一名”我来“之人,而从实践来,作为民主党派人士中的一员,他积极活动,为抗日统一战线的形成了做出了相当的贡献。1988年,95岁的梁漱溟去世。

帖:4744027 复 4701274
家园 启蒙教育之我所见

当前一般的看法,认为启蒙教育是专门针对儿童而言,我个人所见,不论用什么词,如何细分,从出生到15岁左右,可以算成一个大阶段。这个阶段的任务,就是要让孩子学会敢想敢做。

为什么会说学会呢?我女儿头几次上二胡课时,因为感觉无聊就把二胡给拆了——把琴轴卸了下来。对于她而言,这个头是无意中开的,后来她学会了怎么上琴弦、调音以及简单的修琴,再后来,其它乐器她也敢修能修。但是,我闺女并没有学会敢想敢做,我只能说,这样的经历或许将来会发挥作用。这是一个相对正面的例子。

有一次我跟女儿去逛周末跳蚤市场,我们发现有几个孩子出售的玩具相当新,不注意看,还以为是全新的。那几个孩子一看就是特别乖的孩子。对此,我非常吃惊,孩子的玩具难道不应该是”伤痕累累“的吗?这是一个不太好的例子。

理论上而言,叫儿童敢做,原本并不是一件难事。可是,由于今天的年轻父母多为”城里人“,缺乏直接的养殖经验,所以往往会把孩子”保护得太好“。”农民“为什么养孩子的方式在”城里人“看来”可怕“呢?这是因为”农民“跟生命打过很多交道,他们知道生命的顽强。我的意思是说,”城里人“如果在婚前有N多养殖经验,比如种过很多花,养过小猫小狗小鸡小兔——且是抱着那种所谓的”不负责“的态度,养死了就算了,我相信一定能够卸下心理包袱,还孩子一个敢做的童年。

少年需敢想,这就比较难。举例来说明。心理学有一个著名的问题:为什么人不会跟一坨铁着急,而会跟人呕气?这个问题在我来看,答案就是因为铁没有心,并不会跟人互动(注意,我这里说的是某个层面,换到另一个层面未必如此);而人跟人是有互动的。经常跟人呕气,其实说明习惯于对别人提出要求,也就是”你来“成分比较多,也意味着”等靠要“思想较为严重。要拿到这个答案,需要的是敢想:先将人假设成物。于是,不论是铁藏在山里找不到,还是某人难以说服,对”我“而言,统统都叫困难,”我“冲着困难大吼大叫,难道不是无济于事反添乱吗?想到了这一层,自然就会去改变自己,多一些”我来“。再举一个例子。我参加考试时,在很多时候我的状态并非是在做题,而是在跟出题人PK,换言之,在我看来,考试就是我跟出题人下棋,棋就是考题。这么来想,解题思路就多出一条路子来。或许会有人说我这种想法和做法叫钻空子,我不同意,学习理论和跟解决具体问题不可混为一谈。有相当多的游戏是美国人设计的,可是后来有人发现,同一款游戏在美国和中国的”生命力“区别很大,玩法也大相径庭——并非所有的游戏都是如此。我认为,跟我参加考试的情况是一样的,游戏本质是棋,真正”参战“的双方,一边是游戏设计师,另一边是玩家。正因为如此,美国设计师是按美国玩家的习惯性思维方式来设计游戏的,而美国玩家的习惯性思维显然来自于美国文化,这种习惯性思维,可以解读为一种范式,也可以换上严厉的词,是一种禁锢。而在中国文化中长大的中国玩家,”天然“不吃这一套,于是玩出了新角度、新高度。对这一现象,某些人的解读相当可笑:中国玩家低俗、野蛮、落后、不懂得人家的奥妙所在。实际上,就我了解的情况来看,不要说美国游戏了,就是韩国人设计的游戏到了中国,往往也是大大出乎韩国设计师的意料。比如某网络游戏,韩方更新了几个关卡、增加了几张地图,原本以为可以”撑个半年“,结果半个月就被中国玩家给打通了,中方运营商为此时常抱怨韩方在敷衍了事,搞得人气始终上不来,而韩方在”事实“面前又无言以对,最终是双方不欢而散。这些例子都说明了,敢想并非易事。

我个人所见,敢做与敢想好比人的两条腿,处理好了,互相促进,滚动发展,处理不好,左腿绊右腿,趔趔趄趄。而基于我们人类社会有大量的偏见、成见、误见这一状况,敢想显然要比敢做来得要难,换言之,在敢想这方面要下更大的功夫才行。

一句话,需要不断的解放思想,强烈反对”开放“思想。

帖:4744064 复 4701274
家园 这些年我解放思想的一些所得

1.不可以总是用“知识迁移”来认识事物

能够用知识迁移,是因为此事和彼事有相似之处,甚至其实是一回事,只是形式不同;若某事是独一无二的,就可以滥用“知识迁移”。“知识迁移”这个说法过于文绉绉,其本质就是模仿。

它的一个具体应用就是:人文学科不可以用照搬自然学科的抽象法,而只能借鉴。抽象法就是找出N多事物的共性,比如鱼和人都是脊椎动物,但人类的历史恐怕不能用抽象法提出共性。比如,中国自古就有奴隶,西方也有,但中国从未实施过奴隶制,而西方确确实实在搞奴隶制,所以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这样的理论,对于中国历史是不适用的。

2.人不会跟一坨铁生气,却会跟人着急

这说明背后隐藏着“等靠要”思想,而我们又绝无可能回到从前,因此,需严格区分“等靠要”跟“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眺望未来,站在前人的积累上继续前进”。

3.这世上没有任何一招是万能的

需要找出某一招的适用范围,否则“从来就没有万能”就会沦为一句空话。

4.古往今来,人类有N多陋习似乎是无法克服的

很有可能是因为人类没有完成大统一。

5.极强的主观能动性(所谓的有责任感、使命感,所谓的坚持不懈,所谓的敢想敢做)是从哪里来的?

始于前人播撒下的革命火种,也来自于对这火种的呵护。

6.知识、方法、思想这一“三合一”体系随处可见

“两弹一星”是原子弹、导弹、卫星,也是知识、方法、思想。文化三要素,器物、制度、精神,也是知识、方法、思想。

7.不宜过早跟未成年人“谈感情”

复杂的感情是成年人用来治愈自己的复杂工具,未年人的世界单纯些才好。唐诗宋词可以叫娃娃们背,但不宜“理解”。

8.没有高度“内化”的认知,不能算是真知

所谓高度“内化”,就是接近于本能反应,不需要“动脑子”就能跳出“弹窗”。故而N多“我懂了”是不可靠的。

9.人类并不会自动活下去

活下去是自己干出来的结果。

10.基础的重要性远比“上层建筑”大得多

不证自明的价值远大于证明,以不证自明为基石,类似于挣到了保底工资,解除了后顾之忧,“上层建筑”即便因某种原因垮了,也无需担心。

我个人所得远不止这些,但就写这十条吧。

帖:4744074 复 4744064
家园 是需要孩子皮实一些。
帖:4744076 复 4744064
家园 勇生智,智生勇

怎么就勇了呢?知耻而后勇。怎么就知耻了呢?对于我来说,就是三天两头被打连嘴都不敢还更不要动手了,可是红军、八路面对那么强大的敌人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就冲了上去,并且还最终消灭了敌人,这让我备感耻辱。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古人并没有骗我呀。

帖:4744097 复 4744076
家园 让我们来解放思想:说说唐诗宋词

文学作品,不管在哪个时代,一共有四类:

其一、振奋人心型,读后如虎添翼

其二、安抚人心型,读后还能继续活几天

其三、打发时间型,读后能填补些许空虚

其四、拖人下水型,读后就直接奔地狱去了

我们今天看到的唐诗宋词,是经过了大浪淘沙的,也就是说,第三和第四种类型,被埋葬了,主要是第一种和第二种。而从数量上看,以第二种为主。这是为什么呢?

纵观中国历史,不难得出结论:自唐玄宗之后,中华民族开始“下行”。这个“下行”的具体表现就是奴性越来越足,而原因就是皇帝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而皇帝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又是因为皇帝“打游戏”打得相当投入,武功越来越高。

因此,我认为唐诗宋词的密集出现,并非是偶然现象。那会的中华民族刚刚由涨转跌,还不至于像后期那样高度犬儒化。

不妨做一个对比。春秋战国在我们看来是战乱的年代,可是诸子百家就没有一个呤诗作赋的,篇篇 都是说理文。什么样的人才喜欢读说理文?当然是自觉有希望的人。

此外,我们从N多历史片断中是能发现一些共性的,比如甲骨文一共可以分为五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就是今天所说的草创期,相当雄伟;

第二个阶段,非常规整,但创新不足;

第三个阶段,“靡靡之音”开始出现,表现得极其幼稚;

第四个阶段,就是我们一般所说的“中兴”,有明显的复古意味,劲峭有力,但无法再现最初的豪迈奔放;

第五个阶段,我称之为“垂死挣扎期”,看似严谨,实则严苛。

显而易见,唐诗宋词的出现,对应的是第三阶段。唐诗宋词,单独看一篇篇的诗词,确实精彩绝伦,然而,放在整个中国来看,难道文人士大夫们,就只能将自己的雄心壮志“落实”在几个字上面吗?这不是幼稚,又是什么呢?

因此,我本人是反对让孩子读唐诗宋词的(有所接触、背上几篇倒是无妨),这是某些中老年朋友喜欢的东西,是一些身心俱疲的中老年朋友的安慰剂。自己不舒服,怎么能叫别人去吃药呢?

我女儿这学期老师要求读《红楼梦》,她跟我吐槽:真心不觉得好看,就是一堆人天天在那为了点破事撕逼。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她的语文老师每每讲到《红楼梦》就是一副既心碎又陶醉的样子。

对此,我女儿“极不识相”,“大放厥词”:有啥好看的?一群吃饱了撑的人。

顺带插一句,大放厥词原本是个褒义词,如今被用成了贬义词。不知道“发明者”韩愈有何感想,我估计他是很大度:毛毛雨啦,“人民”的力量很大的啦。

我女儿才一个16岁的青年,都不知道什么叫忧愁,她当然是不需要这些人的——哪个16岁的青年,也不需要吃这种安慰剂呀。并且,有的人一辈子也不需要吃安慰剂,照样生龙活虎。这难道不好理解吗?人和人是有区别的,哪里有什么“一视同仁”呢?

我个人所见,像我女儿这个年龄是有必要读诗词的,读的目的之一是为了了解人类社会,最终目的是为了建立一个牢固的“我们”的概念。所以,我跟我女儿讲诗词,重点讲,这是什么人写的,写给什么人看的,你不要以为和你无关,大人小孩都是坐在一条船上的。

比如,我给我女儿讲《红楼梦》,就讲:

曹雪芹他家是世代为奴,先祖原本是明朝的“自由民”,后被清军俘虏,就成了家奴。曹雪芹一直深以为耻,郁郁寡欢,所以,林黛玉,就是他自己。另一方面,曹雪芹家几代人在大清官场中浮浮沉沉,对于清廷行将就木有着深刻的认识,所以,那个浪荡子贾宝玉,也是他自己——看破红尘,打算出家。由此我们就看出来曹雪芹这样的文人骚客可悲的一面,虽然不甘心,但并没有采取积极的行动。正因为如此,《红楼梦》整体来看,它的色调是阴暗的,它的情绪是绝望的。

那么,又是什么样的读者喜欢《红楼梦》呢?显而易见,能产生共鸣的读者,自然也是自觉悲悲切切,无可奈何的某些中老年朋友。剩下的,自然就是那些个“慕名而来”的读者。

朝气蓬勃且不盲目崇拜的年轻人,就没有喜欢《红楼梦》的。我印象中,那会同学讨论《红楼梦》主要关心三件事,都跟一个字有关,淫。一件是扒灰,公公把媳妇给睡了;一件是袭人把贾宝玉给睡了;第三件不止一件了,而是数不过来的丫鬟跟小厮们私通。讲真,我到今天也十分纳闷,为啥 我这些个同学只要说起这个就不困了。其实好这一口没有必要去看《红楼梦》,“三言二拍”里多极了

简而言之,在我看来,N多文学作品并没有什么可欣赏性,但是,可以通过这些文学作品来了解人。

我不是在贬低谁,我是在说,我好好的,自然就不需要吃药;而有人需要,他当然就会叫好。这很合理。

我的观点一向不变:甭管是文章还是书籍,甭管是巨著还是小作,作者有作者的表达,读者又不是一条流水线上下来的产品,自然是有人喜欢,有人无感,有人反感。

只不过,就一般情况而言,娃娃们哪里需要吃大人的药呢?

帖:4744192 复 4744074
家园 让我们来解放思想:到底是英雄造时势,还是时势造英雄?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贬低”普通革命战士,又一而再、再而三的“神化”毛泽东,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多数人参加红军、八路军、解放军之初,并非有什么崇高的理想,他们有的只是想活下去,有的是因为私仇,诸如此类,这都是有据可查的。一些后来的大领导则不太一样,他们要复杂一些。有没有理想?有,有没有现实诉求?也有,这也是有据可查的。

那么,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会接纳他们呢?到底看中的是什么呢?将来打了胜仗、夺了江山,是不是打算飞鸟尽、良弓藏呢?

显然,中国共产党要夺取革命的领导权,就必须要壮大队伍,因此,广纳贤才是必然的。可是,对于中国共产党而言,什么样的人叫贤才呢?我认为中国共产党首先看的不是别的,而是这个人有没有反抗精神。

水浒当中,最具反抗精神的是武松,不论是他打死大老虎,还是血溅鸳鸯楼,武松无论身处何地都不会轻易低头。说反抗精神已经深入武松的骨髓,恐怕不会有人反对。可是我们都知道,这样的绿林好汉,往往也是不分正邪,杀人如麻的。把武松吸纳进革命队伍,这好吗?

好不好,就要看你这支革命队伍,能不能让武松变成一名革命战士了。如果能,那么也就不存在鸟尽弓藏了——革命并不会止步于建国。换言之,武松是一块上乘的原铁,能不能变成一把斩妖除魔的利剑,全看锻刀师傅的手段。

因此,时势造英雄,造的是小英雄。

而对于毛泽东这样的人而言,则是英雄造时势,大英雄造时势。

那么又是谁创造了毛泽东这样的人物呢?我们就说,毛泽东是中国人的好儿子,革命小将也是中国人的好儿子。

谈这个问题,对今天的人有什么意义呢?

它的意义就在于,如果我们这些普通的中国人也出生在20世纪初,我们当中的某些人搞不好就是十大元帅之一了。然而,我们出生在和平年代,这是一个没有大英雄的时代,我们是在改革声中长大的。这就意味着“靠自己”显得无比重要了。说得简单些,如今见不到革命的队伍正在招兵买马,那就只好自己去革命,自己一个人就是一支革命的队伍。

所以说,生在乱世,反而是机缘,长在盛世,却是步步惊心。

看,老子才是懂得道的人啊,他说,明道若昧,夷道若颣。世人多怕乱世,总希望自己能活在盛世当中,殊不知自己是猴子捞月。

通宝推:不如安静,
帖:4744323 复 4744074
家园 乱世才是好世道

乱世才是好世道,这个道理并不是所谓的艰深难懂。

个人的力量远不如集体。靠个人努力,往往是半途而废。而如果有集体带着你,轻松就跟上去了。

都是爬过山的,对吧?一个人去爬山,保不齐走到一半就掉头了,要是换成一队人马,一路上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到了山顶。

所以什么人不喜欢乱世呢?某些中老年朋友呗。我们现在北半球基本上都处于老龄化阶段,而中老年朋友又把持了话语权,自然主流声音就是“盛世好,从来就没有过的盛世,当珍惜啊。”

年轻人呢?多半毁于盛世。所以说,刷题刷到半夜,也不管用。

我经常看到一些妈妈(不好意思,不是我有意针对女性,但我确确实实老看到这些东西)跟娃讲,你看今天多好多好。唉,这娃恐怕想 不到,来到人世间,第一个坑自己的人,居然就是自己的亲妈。我就不一样——不是我非要自吹——我一直告诉我闺女,不要以为这是太平盛世,其实人人手里都抱着一个定时炸弹。

太平盛世,没有任何人是受益者,人人都吃亏。

所谓的太平盛世,其本质就是你等我,我等你,最后大家都不动。

我还经常听到一些人说,“你看现在条件多好啊,过去兵荒马乱的,就是想读书也没有机会读啊。”这不是纯属胡说八道吗?越是乱世,越是肯读书。那才叫见缝插针,除了吃饭睡觉,所有的时间都安排得紧紧的,并且,“一点都不觉得累”。事实上,人类取得的一切重大进步,都是在乱世中取得的。

现如今,某些中老年朋友写的历史故事,全是为 了吓唬人的。不管怎么写,始终就是一条:那个血流成河,那个尸横遍野,多可怕啊。不管是坏人变老了,还是老了变坏了,反正,中老年朋友,坏人成堆。

帖:4744390 复 4744323
家园 哈哈,乱世想读书你也得能见缝插针啊。

想的好,做不到。

帖:4744467 复 4744390
家园 你看,你就是不相信,这又不是我杜撰出来的
帖:4744494 复 4744467
家园 让我们来解放思想:听其言、观其行,够不够用?

答:不够用。

完整的应该是,听其言、观其行、察其心。

心理成本长期被忽视,这是相当不科学的。

比如张三遭人嘲讽,他并没有发作,可是,他是靠忍来解决的,那么他的成本是非常高的。长久下去,他必然受不了。

我经常说,我并不累,跟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样,这是因为我已经接近于免疫级,不该干的事我见到就闪了,没有忍耐一说。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好比我不需要戴口罩就对新冠免疫,而很多人需要穿防护服。

帖:4744505 复 4744074
家园 让我们来解放思想:为啥说生活像戏?

因为绝大部分戏,都是5分钟的内容,硬是撑到100分钟,里面填的全是泡沫:感情戏。而所谓的感情戏,就是在反复“讨论”该不该干,要么就是“天呐,我没有想到会这样”、“我走运了,我真是太幸运了”……所谓的感慨万千。

该干还是不该干,这种问题,真的需要花那么多时间吗?真正要花时间的地方是,怎么办。

如果让我来当导演,我拍出的来电影,从第一分钟起就开始杀,一直杀到最后一秒。估计没有一个观众。

帖:4744543 复 4744074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57
上页 下页 末页